【揭秘】从陷入传销,到走上反传销之路

2018-10-31 9:35: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揭秘】从陷入传销,到走上反传销之路
  韩海波已经回到宜昌老家从事养殖业 受访者供图


 

【揭秘】从陷入传销,到走上反传销之路
  2017年11月6日,九江警方摧毁了一个特大传销团伙 网络截图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丹

  反传销网10月31日发布:“我家人在××地失踪了,可能是被骗入传销组织了,能不能帮我找找?”

  “有你家人的电话号码吗?现在是否能联系上?请提供一下家人的姓名和照片,我们帮你找人。”

  这是传销者家属与民间反传销人士最常用的开场白。

  对于韩海波来说,电话、QQ、微信,是他与传销者家属之间沟通的桥梁。在桥的那头,家属得知自己的家人进了传销组织,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桥的这头,他所在的民间反传组织一直在尽力解救“误入传销陷阱的人”。

  今年32岁的韩海波,身材微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敦厚老实。加入民间反传销组织9年来,韩海波一直在全国传销泛滥之地奔波,协助各地反传销部门解救传销人员,宣传如何识别传销行骗套路,收获无数赞许。但在韩海波看来,民间反传销组织一直没有整编成“正规军”,很多民间反传销组织非法收取高额“捞人费”,甚至翻墙入室、暴力逼问传销受害者,抑或随便学一点反传销套路就自称“反传专家”……

  传销屡打不绝 阴魂不散

  “只有在传销害死人的时候,才能引起社会大众的重视,可过不了多久,又没人关注了。”

  

  前段时间,4名云南籍大学生相继失联,最终,均被江西九江警方从传销窝点中解救出来。而在同一时间内,全国多地媒体报道了大学生失联的消息。

  在韩海波看来,大学生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例子很常见。他在江西宜春做过传销人员登记表,发现近七成传销人员是云贵两地的年轻人。而在江西的另一民间反传销组织负责人李歌的统计中,江西九江的传销组织中几乎都是云贵两地的年轻人。不少云贵两地的家庭,会通过网络向他们这样的民间反传销组织求助,但也有不少家庭放弃寻人。

  近年来,媒体报道的大学生因求职误入传销组织致死的新闻屡见不鲜。2017年5月15日,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到天津静海区求职,深陷传销组织,最终溺亡。同年7月14日,25岁的山东郓城青年张超到天津求职误入传销组织,4天后身亡。韩海波觉得,只有在传销害死人的时候,才能引起社会大众的重视,可过不了多久,又没人关注了。

  上世纪80年代末,传销进入中国,到现在,已有30余年。这么多年来,国家一直没有停止打击传销活动的步伐,媒体也对传销的危害性进行了大力宣传。然而,传销一直屡打不绝、阴魂不散。

  2018年4月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表明,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然顽固存在。根据2017年传销举报投诉情况,全国11个城市——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被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

  此后,11个城市纷纷开展打击传销集中整治专项行动,查处传销大要案件,捣毁一批传销组织。同时,这些城市还开展创建“无传销社区(村)”活动,力争摘掉传销重点整治城市的“帽子”。例如,1个月时间内,广西北海打掉两个庞大传销体系;贵阳市查处多起传销案件;合肥一季度传销类警情同比下降64%;广西桂林新建8个“无传销社区”示范点……

  怀揣发财梦加入 却迷失在欲望里

  “面对各行各业上百人轰炸式洗脑,我不再那么自信了,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像摆在眼前的就只有这条路可走。”

  

  尽管各级工商、公安部门通过各

  种渠道宣传传销的危害、积极打击传销行为。但为何受骗者依然众多?韩海波觉得,一部分人是怀揣着“发财梦”,被传销组织所利用。此外,很大一部分人是被熟人拉进传销陷阱,一旦进入传销窝点,长期接受“说教”,很难不被洗脑。

  12年前韩海波误入传销组织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06年,19岁的韩海波初入社会。同学的一通电话,改变了这个懵懂少年的人生轨迹。

  同学打电话告诉韩海波,说自己在河南焦作找到了好工作,希望他也过来。听信同学之言,韩海波只身前去投奔,并把发财的梦想和宏伟的目标都寄托在“组织”上。

  “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是传销,在面对各行各业上百人轰炸式洗脑,我不再那么自信了,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像摆在眼前的就只有这条路可走。”强烈的想要“成功”的欲望将韩海波卷入传销之路。

  “组织分A、B、C三个级别,A级别可以出国旅游,拥有成百上千万元的财富;B级别可以在全国到处转,住高级酒店,每月保底工资最少1万元。”韩海波被这个巨大的“馅饼”所迷惑,开始连骗带哄地拉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加入传销组织。

  他忍辱负重做了三年,期间连春节都不敢回家,因为家乡人都说他是个骗子。于是,他总是幻想在发财后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可当他从普通会员做到C级别、B级别直到最高的A级别,登上期盼已久的“平台”后却发现,福利待遇什么的根本没有他所听到的那么好,既没有万元工资保底,又没有什么国内外旅游,更谈不上拥有百万财富。

  内幕逐渐浮现,使沉迷其中的韩海波猛然清醒,并想脱离这个害人的组织。可是深陷其中的他要脱身谈何容易,因为传销组织连他家住哪里、家庭人员构成、亲友的相关情况都掌握了。为了不让家人和亲友再受到牵连和伤害,无计可施的韩海波只有联合自己的部下以摆脱上头的控制。

  经过不断的抗争,2009年,他毅然离开传销组织,终结了这场长达3年的噩梦。

  逃离传销 帮忙寻人

  “看到很多年轻人因受到传销毒害而走火入魔,最终有去无回的事件。考虑了三天三夜,我想我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离开传销组织后,韩海波回到宜昌老家做起了养殖业,不愿同传销再有任何瓜葛。

  然而,传销的势头却越来越猛。2009年,韩海波在网上看到,一个女大学生沉迷传销因不肯跟父母回家而在火车上跳车身亡。同时,他还看到很多年轻人因受到传销毒害而走火入魔,最终有去无回的事件。“考虑了三天三夜,我想我应该要做点什么了。”于是,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在博客上写了出来,开始自己的反传销之路。

  随后,越来越多人知道韩海波,并有家属向他求助,希望他到传销组织内帮忙寻人。

  其实,每个地方都有专门负责打击传销的部门。江西省南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江西很多地区的反传销工作都是由工商、公安部门联合执法的。部分地区会在工商或者市监部门专设打传办公室。但很多时候,家属提供的信息太少,工商部门无法调查,家属只能找当地公安部门。

  “很多家属知道自己孩子被骗入传销组织,都会报警。报警后,如果问题没得有解决,家属便会抱怨。其实,这也不能怨警察。他们有一套正规的办案手续,调查取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歌认为,在传销泛滥的时候,很多家长会报警找人。但部分家长救人心切,只能另寻他法。

  就这样,像韩海波一样,对传销有着充分了解,并且能够想办法从传销组织内顺利逃脱的人,成了家长们救孩子的另一根“稻草”。

  除了找人 还需拯救社会认知

  “亲眼看到传销如何摧残一个人的意志,改变一个人的正确三观。更严重的是,很多传销者与现实脱节,难以在社会上生存。”

  

  因为巨大的需求,自2006年起,各类反传销协会、网站、联盟等民间反传机构开始出现,这些机构多由像韩海波一样,曾经深陷传销的人员所创办。

  2013年,韩海波加入了中国反传销总部(一个民间反传销组织),在北京、武汉、宜昌、宜春等地协助当地工商、公安等部门做反传销工作,解救了众多深陷传销的人员,并撰写了《我的三年传销悔恨录》电子书,到多所高校内讲课宣传,以揭露传销内幕。

  “行公益善举,救人于水火”“明察暗访打传销,热心联络有大爱”……韩海波在宜春的反传销办公室内,墙上挂满了家属送来的锦旗。2017年,韩海波在宜春创办反传销办公室,他在博客及网站上,会不定期更新各类反传销行骗知识、反传销案例等,供需要的人查看、学习。因为积极配合当地工商、公安部门打击传销组织,受到很多家属赞扬。

  作为一名反传销者,韩海波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传销到底是什么。他觉得,只有真正了解了传销,才能有效防止更多人加入。

  “传销分南派和北派两种。南派擅长洗脑,北派更倾向控制人身自由,虽说两派的做法不同,但是骗人、害人的本质是一样的。”韩海波介绍,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是异地传销。传销者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然后再进行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采用“五级三阶(晋)制,要求加入者购买商品或者投资份额,以取得加入资格,通过发展下线组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大多数人理解的传销,就是一个骗人的勾当。但在韩海波的意识里,他亲眼看到传销如何摧残一个人的意志,改变一个人的正确三观。把骗自己的人当做兄弟姐妹、再生父母,将爱自己的人视为仇人,谁反对便以死相逼。最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严重的是,很多传销者与现实社会脱节,出来后难以在社会上生存。

  这一行业一直没有正规起来

  “反传销是一项相对专业的工作,但众多反传销者或许并没有‘专业技能’,他们只想从中牟利,收取‘捞人费’。”

  

  如今的韩海波,再次回到湖北老家搞起了养殖业,他觉得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一路走下来,经历得太多,韩海波觉得自己的负能量越来越多。“想起了一些事儿,只能笑一笑了,五年过去了,本不想去回忆,但是又深刻……”这是今年8月8日,他离开反传组织后发的一条朋友圈。在韩海波的心里,对反传销工作是又爱又恨。

  “反传销这个行业一直没有正规起来,懂或不懂的人都在反传销。”韩海波说,“传销组织内有许多受害者,可部分自称反传销的人,进门就恐吓威胁,甚至打人。”他觉得,民间反传销组织存在诸多问题,一直处于灰色地带,隐患多。正是因为这样的不正规,他决定离开。

  “如果大家都了解了传销,也就不用反传销了。”韩海波认为,反传销是一项相对专业的工作,需要对传销组织内部的组织运营手段足够了解。但众多反传销者或许并没有“专业技能”,他们只想从中牟利。

  在QQ上搜索“反传销”三个字,会有很多QQ群弹出。进群以后,简单询问情况,便到了议价环节。“如果帮你找人,全部下来2-5万元,包括定位费和其它费用。”“两三万元不等,主要看人好不好找。”4个不同QQ群内的反传销者,都要收取“捞人费”。

  同样因家属失踪,一位四川的张先生,在一个反传销QQ群内求助。“报警半年多,只查到了失踪家属的出行记录到了江西宜春,没有其它任何消息。”但反传组织要价太高,他想要放弃。

  大多民间反传销组织没有备案

  “民间组织属于非营利组织,擅自收取费用、私自定位都是违规的。但大多数组织并没有登记备案,民政部门无法监管。”

  

  在诸多的民间反传销机构中,谁是正规机构,判断依据是什么?

  九江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指出,正规的民间反传销组织应当属于社会团体。需到当地民政部门进行备案登记,接受民政部门管理。

  昆明市、南昌市、廊坊市的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所有正规的社会团体都可以在中国社会组织网上查到。但是,目前有多少民间反传销组织到当地民政局进行过登记备案,负责传销打击的工作人员也不清楚。

  就连网上比较出名的“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中国反传销协会”“反传销总部”等反传销组织,均无法在中国社会组织网的全国社会组织窗口查询到。

  在南昌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看来,民间组织属于非营利组织,擅自收取费用、私自定位都是违规的。但大多数组织或许并不正规,民政部门还无法对这些组织或个人进行监管。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指出,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2条规定,对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进行活动的,依法予以取缔,没收非法财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方面应当严格依据该条例规定,处置涉事山寨社团。

  孙文杰律师认为,非营利组织随意收取费用的行为需跟找人是否能够实现相关。若该组织找到了人,并收取费用便是非法经营,若无法实现,其行为可能涉嫌诈骗。

  此外,很多民间反传销组织志愿者均做过传销,并且在传销组织内起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作用。在孙文杰律师看来,无论这类人后来做了多少反传销工作,其此前的罪行是无法抹去的,公安机关应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查。

  民间反传销力量还需准确定位

  “因为民间反传组织还不够正规,它们只能作为打击传销的重要补充,在宣传、反洗脑上发挥重要作用。”

  

  为了打击传销,九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专门设立了打传办公室,接受全国各地的求助。在九江打传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看来,反传销志愿者通过自己所在的平台广泛宣传传销骗局,通过自己的传销被骗经历,揭露传销真面目,帮助民众真正认识传销、了解传销的危害,减少上当受骗率。同时,他们能够很好地结合自身在传销组织内的经历,进行反洗脑工作。他们的存在,对政府打击传销工作有很多帮助。

  “民间反传销力量还需准确定位,因为民间反传销组织还不够正规,它们只能作为打击传销的重要补充,在宣传、反洗脑上发挥重要作用。而打击传销、解救被困人员的工作应该依靠政府职能部门。”在九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看来,政府职能部门主导,民间作为力量辅助,双方合力,可以更有效打击传销活动。但是,如有需要解救者,家属应该找正规机构寻求帮助。

  “他们用法律维护社会,我们用思想教育来策反,目的一样!”离开反传销组织的韩海波,仍然会帮助有需要的朋友找传销漏洞和反洗脑,但不会到处奔波了。

  “反传销行业早日正规起来,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这是韩海波一直以来的心愿。

 

  • 文章来源:都市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揭秘】从陷入传销,到走上反传销之路
  韩海波已经回到宜昌老家从事养殖业 受访者供图


 

【揭秘】从陷入传销,到走上反传销之路
  2017年11月6日,九江警方摧毁了一个特大传销团伙 网络截图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丹

  反传销网10月31日发布:“我家人在××地失踪了,可能是被骗入传销组织了,能不能帮我找找?”

  “有你家人的电话号码吗?现在是否能联系上?请提供一下家人的姓名和照片,我们帮你找人。”

  这是传销者家属与民间反传销人士最常用的开场白。

  对于韩海波来说,电话、QQ、微信,是他与传销者家属之间沟通的桥梁。在桥的那头,家属得知自己的家人进了传销组织,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桥的这头,他所在的民间反传组织一直在尽力解救“误入传销陷阱的人”。

  今年32岁的韩海波,身材微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敦厚老实。加入民间反传销组织9年来,韩海波一直在全国传销泛滥之地奔波,协助各地反传销部门解救传销人员,宣传如何识别传销行骗套路,收获无数赞许。但在韩海波看来,民间反传销组织一直没有整编成“正规军”,很多民间反传销组织非法收取高额“捞人费”,甚至翻墙入室、暴力逼问传销受害者,抑或随便学一点反传销套路就自称“反传专家”……

  传销屡打不绝 阴魂不散

  “只有在传销害死人的时候,才能引起社会大众的重视,可过不了多久,又没人关注了。”

  

  前段时间,4名云南籍大学生相继失联,最终,均被江西九江警方从传销窝点中解救出来。而在同一时间内,全国多地媒体报道了大学生失联的消息。

  在韩海波看来,大学生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例子很常见。他在江西宜春做过传销人员登记表,发现近七成传销人员是云贵两地的年轻人。而在江西的另一民间反传销组织负责人李歌的统计中,江西九江的传销组织中几乎都是云贵两地的年轻人。不少云贵两地的家庭,会通过网络向他们这样的民间反传销组织求助,但也有不少家庭放弃寻人。

  近年来,媒体报道的大学生因求职误入传销组织致死的新闻屡见不鲜。2017年5月15日,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到天津静海区求职,深陷传销组织,最终溺亡。同年7月14日,25岁的山东郓城青年张超到天津求职误入传销组织,4天后身亡。韩海波觉得,只有在传销害死人的时候,才能引起社会大众的重视,可过不了多久,又没人关注了。

  上世纪80年代末,传销进入中国,到现在,已有30余年。这么多年来,国家一直没有停止打击传销活动的步伐,媒体也对传销的危害性进行了大力宣传。然而,传销一直屡打不绝、阴魂不散。

  2018年4月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表明,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然顽固存在。根据2017年传销举报投诉情况,全国11个城市——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被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

  此后,11个城市纷纷开展打击传销集中整治专项行动,查处传销大要案件,捣毁一批传销组织。同时,这些城市还开展创建“无传销社区(村)”活动,力争摘掉传销重点整治城市的“帽子”。例如,1个月时间内,广西北海打掉两个庞大传销体系;贵阳市查处多起传销案件;合肥一季度传销类警情同比下降64%;广西桂林新建8个“无传销社区”示范点……

  怀揣发财梦加入 却迷失在欲望里

  “面对各行各业上百人轰炸式洗脑,我不再那么自信了,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像摆在眼前的就只有这条路可走。”

  

  尽管各级工商、公安部门通过各

  种渠道宣传传销的危害、积极打击传销行为。但为何受骗者依然众多?韩海波觉得,一部分人是怀揣着“发财梦”,被传销组织所利用。此外,很大一部分人是被熟人拉进传销陷阱,一旦进入传销窝点,长期接受“说教”,很难不被洗脑。

  12年前韩海波误入传销组织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06年,19岁的韩海波初入社会。同学的一通电话,改变了这个懵懂少年的人生轨迹。

  同学打电话告诉韩海波,说自己在河南焦作找到了好工作,希望他也过来。听信同学之言,韩海波只身前去投奔,并把发财的梦想和宏伟的目标都寄托在“组织”上。

  “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是传销,在面对各行各业上百人轰炸式洗脑,我不再那么自信了,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像摆在眼前的就只有这条路可走。”强烈的想要“成功”的欲望将韩海波卷入传销之路。

  “组织分A、B、C三个级别,A级别可以出国旅游,拥有成百上千万元的财富;B级别可以在全国到处转,住高级酒店,每月保底工资最少1万元。”韩海波被这个巨大的“馅饼”所迷惑,开始连骗带哄地拉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加入传销组织。

  他忍辱负重做了三年,期间连春节都不敢回家,因为家乡人都说他是个骗子。于是,他总是幻想在发财后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可当他从普通会员做到C级别、B级别直到最高的A级别,登上期盼已久的“平台”后却发现,福利待遇什么的根本没有他所听到的那么好,既没有万元工资保底,又没有什么国内外旅游,更谈不上拥有百万财富。

  内幕逐渐浮现,使沉迷其中的韩海波猛然清醒,并想脱离这个害人的组织。可是深陷其中的他要脱身谈何容易,因为传销组织连他家住哪里、家庭人员构成、亲友的相关情况都掌握了。为了不让家人和亲友再受到牵连和伤害,无计可施的韩海波只有联合自己的部下以摆脱上头的控制。

  经过不断的抗争,2009年,他毅然离开传销组织,终结了这场长达3年的噩梦。

  逃离传销 帮忙寻人

  “看到很多年轻人因受到传销毒害而走火入魔,最终有去无回的事件。考虑了三天三夜,我想我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离开传销组织后,韩海波回到宜昌老家做起了养殖业,不愿同传销再有任何瓜葛。

  然而,传销的势头却越来越猛。2009年,韩海波在网上看到,一个女大学生沉迷传销因不肯跟父母回家而在火车上跳车身亡。同时,他还看到很多年轻人因受到传销毒害而走火入魔,最终有去无回的事件。“考虑了三天三夜,我想我应该要做点什么了。”于是,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在博客上写了出来,开始自己的反传销之路。

  随后,越来越多人知道韩海波,并有家属向他求助,希望他到传销组织内帮忙寻人。

  其实,每个地方都有专门负责打击传销的部门。江西省南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江西很多地区的反传销工作都是由工商、公安部门联合执法的。部分地区会在工商或者市监部门专设打传办公室。但很多时候,家属提供的信息太少,工商部门无法调查,家属只能找当地公安部门。

  “很多家属知道自己孩子被骗入传销组织,都会报警。报警后,如果问题没得有解决,家属便会抱怨。其实,这也不能怨警察。他们有一套正规的办案手续,调查取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歌认为,在传销泛滥的时候,很多家长会报警找人。但部分家长救人心切,只能另寻他法。

  就这样,像韩海波一样,对传销有着充分了解,并且能够想办法从传销组织内顺利逃脱的人,成了家长们救孩子的另一根“稻草”。

  除了找人 还需拯救社会认知

  “亲眼看到传销如何摧残一个人的意志,改变一个人的正确三观。更严重的是,很多传销者与现实脱节,难以在社会上生存。”

  

  因为巨大的需求,自2006年起,各类反传销协会、网站、联盟等民间反传机构开始出现,这些机构多由像韩海波一样,曾经深陷传销的人员所创办。

  2013年,韩海波加入了中国反传销总部(一个民间反传销组织),在北京、武汉、宜昌、宜春等地协助当地工商、公安等部门做反传销工作,解救了众多深陷传销的人员,并撰写了《我的三年传销悔恨录》电子书,到多所高校内讲课宣传,以揭露传销内幕。

  “行公益善举,救人于水火”“明察暗访打传销,热心联络有大爱”……韩海波在宜春的反传销办公室内,墙上挂满了家属送来的锦旗。2017年,韩海波在宜春创办反传销办公室,他在博客及网站上,会不定期更新各类反传销行骗知识、反传销案例等,供需要的人查看、学习。因为积极配合当地工商、公安部门打击传销组织,受到很多家属赞扬。

  作为一名反传销者,韩海波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传销到底是什么。他觉得,只有真正了解了传销,才能有效防止更多人加入。

  “传销分南派和北派两种。南派擅长洗脑,北派更倾向控制人身自由,虽说两派的做法不同,但是骗人、害人的本质是一样的。”韩海波介绍,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是异地传销。传销者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然后再进行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采用“五级三阶(晋)制,要求加入者购买商品或者投资份额,以取得加入资格,通过发展下线组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大多数人理解的传销,就是一个骗人的勾当。但在韩海波的意识里,他亲眼看到传销如何摧残一个人的意志,改变一个人的正确三观。把骗自己的人当做兄弟姐妹、再生父母,将爱自己的人视为仇人,谁反对便以死相逼。最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严重的是,很多传销者与现实社会脱节,出来后难以在社会上生存。

  这一行业一直没有正规起来

  “反传销是一项相对专业的工作,但众多反传销者或许并没有‘专业技能’,他们只想从中牟利,收取‘捞人费’。”

  

  如今的韩海波,再次回到湖北老家搞起了养殖业,他觉得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一路走下来,经历得太多,韩海波觉得自己的负能量越来越多。“想起了一些事儿,只能笑一笑了,五年过去了,本不想去回忆,但是又深刻……”这是今年8月8日,他离开反传组织后发的一条朋友圈。在韩海波的心里,对反传销工作是又爱又恨。

  “反传销这个行业一直没有正规起来,懂或不懂的人都在反传销。”韩海波说,“传销组织内有许多受害者,可部分自称反传销的人,进门就恐吓威胁,甚至打人。”他觉得,民间反传销组织存在诸多问题,一直处于灰色地带,隐患多。正是因为这样的不正规,他决定离开。

  “如果大家都了解了传销,也就不用反传销了。”韩海波认为,反传销是一项相对专业的工作,需要对传销组织内部的组织运营手段足够了解。但众多反传销者或许并没有“专业技能”,他们只想从中牟利。

  在QQ上搜索“反传销”三个字,会有很多QQ群弹出。进群以后,简单询问情况,便到了议价环节。“如果帮你找人,全部下来2-5万元,包括定位费和其它费用。”“两三万元不等,主要看人好不好找。”4个不同QQ群内的反传销者,都要收取“捞人费”。

  同样因家属失踪,一位四川的张先生,在一个反传销QQ群内求助。“报警半年多,只查到了失踪家属的出行记录到了江西宜春,没有其它任何消息。”但反传组织要价太高,他想要放弃。

  大多民间反传销组织没有备案

  “民间组织属于非营利组织,擅自收取费用、私自定位都是违规的。但大多数组织并没有登记备案,民政部门无法监管。”

  

  在诸多的民间反传销机构中,谁是正规机构,判断依据是什么?

  九江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指出,正规的民间反传销组织应当属于社会团体。需到当地民政部门进行备案登记,接受民政部门管理。

  昆明市、南昌市、廊坊市的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所有正规的社会团体都可以在中国社会组织网上查到。但是,目前有多少民间反传销组织到当地民政局进行过登记备案,负责传销打击的工作人员也不清楚。

  就连网上比较出名的“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中国反传销协会”“反传销总部”等反传销组织,均无法在中国社会组织网的全国社会组织窗口查询到。

  在南昌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看来,民间组织属于非营利组织,擅自收取费用、私自定位都是违规的。但大多数组织或许并不正规,民政部门还无法对这些组织或个人进行监管。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指出,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2条规定,对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进行活动的,依法予以取缔,没收非法财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方面应当严格依据该条例规定,处置涉事山寨社团。

  孙文杰律师认为,非营利组织随意收取费用的行为需跟找人是否能够实现相关。若该组织找到了人,并收取费用便是非法经营,若无法实现,其行为可能涉嫌诈骗。

  此外,很多民间反传销组织志愿者均做过传销,并且在传销组织内起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作用。在孙文杰律师看来,无论这类人后来做了多少反传销工作,其此前的罪行是无法抹去的,公安机关应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查。

  民间反传销力量还需准确定位

  “因为民间反传组织还不够正规,它们只能作为打击传销的重要补充,在宣传、反洗脑上发挥重要作用。”

  

  为了打击传销,九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专门设立了打传办公室,接受全国各地的求助。在九江打传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看来,反传销志愿者通过自己所在的平台广泛宣传传销骗局,通过自己的传销被骗经历,揭露传销真面目,帮助民众真正认识传销、了解传销的危害,减少上当受骗率。同时,他们能够很好地结合自身在传销组织内的经历,进行反洗脑工作。他们的存在,对政府打击传销工作有很多帮助。

  “民间反传销力量还需准确定位,因为民间反传销组织还不够正规,它们只能作为打击传销的重要补充,在宣传、反洗脑上发挥重要作用。而打击传销、解救被困人员的工作应该依靠政府职能部门。”在九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看来,政府职能部门主导,民间作为力量辅助,双方合力,可以更有效打击传销活动。但是,如有需要解救者,家属应该找正规机构寻求帮助。

  “他们用法律维护社会,我们用思想教育来策反,目的一样!”离开反传销组织的韩海波,仍然会帮助有需要的朋友找传销漏洞和反洗脑,但不会到处奔波了。

  “反传销行业早日正规起来,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这是韩海波一直以来的心愿。

 

  • 文章来源:都市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