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小伙陷传销组织勒死监工 其母:不敢相信儿子杀了人

2018-9-14 16:52: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9月14日发布: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子渊)近日,针对“小伙陷传销勒死监工”案,云南省检察院发布通报称,已指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要求严格依法认定,确保案件公正处理。

8月10日,该案在楚雄州中院开庭审理,庭上被告人张某的辩护律师认为,张某因正当防卫导致实施侵害人死亡,最多属于防卫过当,法院应综合考虑张某自首等情况,对其免予刑事处罚。而检方则认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陷入传销组织的张某,与看守人员发生争执,看守人员掐住他的脖子,他用绳带将对方勒死,随后逃出传销组织。张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该案因此引发舆论关注。

9月12日晚,《法制晚报》记者对话张某的母亲潘学芳,张母表示他们对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这些法律不懂,她只是觉得儿子平时本分、热心,能够逃出传销组织已经是捡回了一条命,至于司法判决,她表示希望能够轻判。

事件

被骗入传销组织后失联 给父母短信称“杀人了”

张某家住云南省昌宁县大田坝镇清河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家中依靠进城打工维持生计。

张某十六岁开始帮父亲打零工,十八岁以后独自到外面打工,这些年主要是在建筑工地做钢筋工。

2018年1月中旬,张某从武汉工地回到云南,他抵达昆明后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母亲要在昆明逗留几天再回家。事后,其父母了解到,张某实际上是去见了一个姑娘,该女子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她生病了,需要帮助,让张某去看她。

没想到,张某去见这个姑娘后,家人就一直联系不上。

根据楚雄州检察院起诉书显示,张某是2018年1月21日被一女子骗至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272号的出租屋内被传销组织控制。该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是卖化妆品。

张某进入传销组织后,手机和身份证被传销人员拿走,他在出租屋内被限制人身自由20天,由王某负责看管。其间,同样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马某曾和张某计划抢夺看守人员的钥匙逃跑,但未能实施。

离春节越来越近,家里始终联系不到张某,父母也非常着急。没想到2月10日,张某的父亲收到儿子发来的短信,短信中称:我被骗入传销组织,杀了一个人,你们别找我了。

打击

给出租车司机发短信求助 报警后传销团伙落网

据媒体报道,在这个案件中最早报案的是云南楚雄的王姓出租车司机。楚雄出租司机王师傅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2月10日凌晨3点多他接到一个订单,根据定位去接乘客。但抵达后却没有见到乘客,打了两次电话也没有联系上,他便取消了订单。十几分钟后,张某用另一个号码发短信给司机王师傅,表示自己被传销组织控制,让司机帮忙报警。

司机后来根据此前订单上的共享位置向警方报案。警方赶到后,传销团伙全部落网。

邻居:“警察来了才知道发生命案”

据媒体报道,案发地位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上的一幢民房。这是一幢4层楼民房,主人是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妇。房屋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约1.5米宽的铁门上,红色的油漆已经斑驳,墙两边贴满了小广告。

周围的邻居也不知道,这间民房里竟是一个传销组织。

“我们都是第二天警察来抓人,才晓得这里是个传销窝点,发生了命案。”一墙之隔的广告公司女老板告诉记者,“知道这里有一群人住,男的女的都有,但是从来不见他们进出。”

在这位女老板的印象中,这间民房“很神秘”。“那么多人,却很少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只有到了晚上,2楼的灯才亮着,也不见他们出门买菜什么的。”她说,直到案发前几天,这间“神秘”的民房才会偶尔发出奇怪的“咚咚咚”的声音。

邻居心想,这对老夫妻可能请了人装修,要把房子卖了。

焦点

是否为“正当防卫”成争议

据楚雄州检察院指控,2月10日凌晨,张某和看管他的王某一同去出租屋卫生间上厕所,在卫生间内发生争执,其间王某用手掐张某的脖子,张某从自己所穿的帽衫上扯下绳带,缠绕王某颈部后用力拉扯,在王某已经完全失去反抗后,张某又将缠绕在王某颈部的绳带打结,并将衣物塞入其口中,导致王某窒息死亡,张某随后从卫生间离开报警。

在8月10日的庭审时,张某的辩护律师根据调查笔录公布了一些案发细节。在案发前,王某要求张某参与传销,张某不同意便遭到王某的辱骂和威胁,张某提出给王某1万元,请求王某放他离开,但王某不同意。

此外,在双方互相攻击时,张某曾主动提出,你放手我也放手,但王某仍然继续掐着张某的脖子。

庭上,检方认为张某的行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中的关键点在于,王某已经失去反抗能力后,张某还将缠绕在王某颈部的绳带打结,并将衣物塞入其口中。

对话

“儿子哭着说被朋友骗了”

法制晚报:8月10日的开庭您见到儿子了吗?

张母:见到了。我们还跟法官申请跟他说了两句话。我说让他在里面好好待着,不要担心,不要想不开也不要做傻事,要忍耐等待判决。

法制晚报: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儿子的时候,儿子说了什么?

张母:就是一直哭,后来他爸爸跟他说,你好好说,他就说是被朋友骗了。

法制晚报:骗他进传销组织的那个姑娘之前认识吗?

张母:他说是一个保山的姑娘。自己之前见过。但现在我们也没有见过那个姑娘,开庭以后也没有见过,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法制晚报:这姑娘是您儿子的女朋友吗?

张母:不知道。没听他提起过这个姑娘。

法制晚报:您儿子平时是个怎样的孩子?

张母:很本分的,不爱惹事。就是喜欢帮助别人,很热心。这次不就是那个姑娘说生病了,他要去帮她结果被骗了。

在传销窝点曾被打 脖子有被掐痕迹

法制晚报:您儿子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当时有没有担心过进入传销窝点?

张母:当时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我们还让村里人帮着找也找不到。也有点担心。但没有想到去传销窝点了。

法制晚报:您儿子被骗入传销组织,有受到什么侵害吗?

张母:传销窝点里的人用烟灰缸打他的头,还打他的肋骨。我们去看他的时候,还看见他脖子有被掐的痕迹。

法制晚报:您儿子在传销窝点有去骗过人吗?

张母:没有。他就是不想骗人,也不想加入他们才被打。

以为是骗局 不敢相信儿子杀了人

法制晚报:当时看到儿子给发来的短信说“我杀人了”是什么感受?

张母:我们都不相信,孩子怎么会杀人呢。当时孩子是先发信息给他的朋友们,说自己被困在传销窝点了。当天晚上他就给他爸爸发了短信,说他杀了人。但因为是晚上,他爸爸没看到。第二天早上我和他弟弟去报案,让警察把他救出来。结果他爸爸看到了短信,说不要去了,他已经逃出来了。直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以为是传销窝点的骗局。

法制晚报:收到警方的拘留通知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张母:我们当时还觉得是传销组织的骗局。信送来的时候是大年初一,正好过年放假。等放假结束了,我们去派出所一查,才知道这是真事。不过那时候反而不担心了,知道他已经安全了,被警察抓起来总比在传销组织里安全,没有生命危险。

法制晚报:后来知道儿子杀死了传销组织看守的人,心里怎么想?

张母:当时听说杀了人,就想是不是要偿命啊。就是往坏处想,就担心被判刑,被枪毙,天天在家里哭。

愿意尽力赔偿 只能等待法院判决法制晚报:开庭的时候见过被害人王某的家人吗?对方提出什么诉求吗?

张母:他家就是想要钱要赔偿。

法制晚报:您家愿意赔偿吗?

张母:我们就是赔也赔不了多少钱,只能给点费用,太多的也没有。我们家里也不富裕,都是靠儿子和他爸爸打工赚钱。

法制晚报:打工赚的钱有多少?

张母:很少。有活的时候能赚个一两千,没活的时候也要开销,所以几乎也赚不到什么钱。

法制晚报:假如判决不理想,会上诉吗?

 

张母:现在就是等着法院判决,由律师来辩护。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希望法院能够轻判吧,只能靠律师了。

  • 文章来源:法制晚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