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万通原始股连环骗局:先敲骨 再吸髓

2012-8-24 10:27:15南方周末 浏览次数: 【字体:

沈阳万通原始股连环骗局:先敲骨 再吸髓

 

万通为“股东”们提供包括贷款在内的一条龙服务,将他们的财富吸干榨尽。 (CFP/图)

 

他是用传销卖原始股的开山鼻祖。

 

“卖高价产品-卖产品送原始股-卖美国上市公司的原始股-股东需购买更多高价产品以帮助提升业绩尽快上市-小额贷款公司可为买高价产品提供贷款”,这个布局精巧的连环套步步演化,将贪心却又无知的老百姓深深拖入财富漩涡。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于洪刚对前来抓捕他的警察说。这是2012年3月26日发生在沈阳桃仙机场的一幕,即将登机离境出国的于被沈阳警方抓获。

 

于洪刚是沈阳万通国际集团董事长,他炮制了一个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财富神话,在沈阳本地下岗老头老太太中广为流传──“投资万通集团原始股,上市后能赚几十倍乃至上百倍”。

 

但财富神话逐渐穿帮。2011年12月,沈阳警方正式对沈阳万通国际集团立案,并开始秘密侦查。感觉到危险的于洪刚,计划离境出逃,但被警方刑拘。

 

经过半年多侦查,沈阳警方最近宣布破获沈阳万通集团非法发行股票案。目前,涉案的于洪刚等人已移送检察机关公诉。

 

警方查明,这起案件以购物配送原始股为诱饵,不仅以远高出实际价值的价格向群众销售保健产品和饮水机等产品,还疯狂销售万通集团“原始股”,并设有小额信贷公司提供贷款。这起传销席卷辽宁、北京、天津等7个省市,涉案金额超过2亿。

 

这个连环套布局之精妙,连办案民警也感慨地说,“这是一起典型的高智商案件。”

 

这场精心经营近十年的原始股传销骗局,究竟是怎样一步步请君入瓮的?

 

内部股游戏缘起

 

生于1965年的于洪刚,毕业于哈尔滨理工大学财经专业,是一位精于算计又巧舌如簧的沈阳商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于洪刚大学毕业后在沈阳一家国有企业做财务工作,后来在1992年下海,跳槽到沈阳当时著名的民营企业东宇集团——彼时,东宇集团如日中天,出手阔绰的东宇老板庄宇洋,当时给手下的所有中高层配房、配车,一时间在沈阳市造成了轰动效应。

 

“于洪刚很聪明,很快得到庄宇洋的赏识,升为东宇集团财务部部长。”东宇集团前员工白勇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

 

在东宇集团,于洪刚成为庄宇洋进行资本运营的资金调度心腹大将。庄宇洋当时就已将主要心思都用在资本运营上,于洪刚也从中得到不少锻炼。

 

东宇当时已收购了上市公司北商技术(后几经重组,现为深交所上市公司“三湘股份[7.55-6.91%]”SZ.000863),通过所谓的资本运营,把上市公司掏空,后来在2001年把已成空壳的这家公司倒卖出去,净赚八千多万。

 

2001年,东宇集团在实业领域的经营出现大幅亏损,一向顺风顺水的资本运营也出现问题——东宇收购上市公司沈阳化工[4.67 2.19%]遭遇挫折,在二级市场做庄也惨遭套牢,资金链告急。

 

庄宇洋带领于洪刚等众多东宇高管,设计了一个发行内部原始股和债转股的救急手段。虽然此时东宇收购沈阳化工已基本失败,但东宇还是在沈阳本地频频释放虚假的利好消息,宣称已经成为沈阳化工的大股东,内部的原始股将来变成上市的流通股,能赚几十倍。于是,很多沈阳市民纷纷购买东宇内部股,认购场面异常火爆。

 

至今,仍有不少沈阳市民还保留这些已成废纸的东宇内部股,损失惨重。白勇的一位亲戚当年也买了3万股,当南方周末记者陪他来到东宇大厦的办公室时,一名在场的东宇男性员工说:“3万股算什么?还有买20万股的人呢,自认倒霉吧。”

 

“于洪刚后来搞万通原始股的花样,就是受到当年东宇卖内部股的启发。”白勇对南方周末记者苦笑说。让他郁闷的是,出于对老同事的情谊,他后来也认购了2万元于洪刚公司的原始股,而兑现遥遥无期。

 

千万年薪的诱惑

 

东宇集团虽然通过卖内部原始股解了资金燃眉之急,但已是穷途末路,于洪刚开始考虑退路。

 

2002年8月,中国帝杰国际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于洪刚持有其股份总额的50%,并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一场长达10年的传销骗局由此拉开帷幕。

 

帝杰集团很快就在沈阳繁华地段的中山路195号阳光财险大厦18层,成立“沈阳帝杰营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帝杰”)。于洪刚出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这也是“万通国际”的前身。此时,于洪刚仍担任东宇集团财务部部长,直至2005年才离职。

 

从2003年起,沈阳帝杰开始发展传销网络,并借此高价销售净水机、保健品、化妆品等三大类产品。于洪刚把这个传销网络大言不惭地称为“人际网络、结算网络、网际网络三结合的电子商务网络营销平台……会员不断零售、服务、推荐,可兼得其他11项奖项,年收入可高达570万-1000万元”。

 

在千万年薪的蛊惑下,不少沈阳市民纷纷加入沈阳帝杰的传销网络。于洪刚早期的管理团队,大多搞过传销,深谙传销经营之道,在短时间内将规模迅速做大。

 

41岁的陈兴当年曾在帝杰工作过8个月,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些骨干很多是沈阳最早干传销的那拨人。”

 

陈兴介绍说:“帝杰当时就是以拉人头的方式进行传销。首先要花588元钱买帝杰的一单产品,才能成为业务员。店长把发展下线称为寻找两个合作伙伴或新会员,新会员各买一单产品,上线就可以提取80元,只要不断买产品,不断发展会员,提成和收益就越高。”

 

于洪刚还编制了一套完整的培训教材,其中有保险培训、健康产品知识培训、营销方式培训、商务礼仪、实战演练。这套教材编得非常细,甚至包括销售员应该如何打扮自己。

 

在帝杰楼下一层申银万国证券公司炒股多年的股民张辉阳,也曾被拉去旁听帝杰公司的讲座。他回忆说,帝杰公司的会议室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电教室:写字板、投影仪、几十张椅子,上方挂了“祝贺某某晋升为区域经理”的横幅,十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女,带来不少下岗工人、老头老太太参加讲座,在讲座过程中不停地鼓掌、喊口号,描绘一幅美妙的暴富“钱景”。

 

但帝杰所卖产品的高昂价格,打消了张辉阳的念头。张曾干过商品批发生意,对价格颇知底细,“这些产品就是地摊货卖出奢侈品的价格,比如,一包玉露茶进价50元,帝杰卖588元,一床竹纤维棉被进货价268元,竟然卖到4116元,贵了十多倍。”

 

疯狂原始股

 

由于产品标价过高,帝杰公司成立之初销量很不理想。

 

于洪刚开始进行“创新”,原来在东宇集团卖内部股的经历此时也派上了用场——他包装了一个“帝杰原始股”的概念。

 

具体做法是:帝杰公司在卖保健品的同时也向消费者配售原始股,只要购买帝杰公司三单(每单558元)以上保健产品便有资格成为该公司的股东,可以购买原始股。

 

在配售帝杰原始股时,深谙人性的于洪刚也花了不少心思进行引诱:从公司购买产品3单至13单的人员可以购买1万份原始股,每股1元,价值1万元;购买15单和21单的客户购买1万元股票,公司另外再赠送1万股,最多可以购买15万和21万公司股票;每个月购买21单公司产品的前100名客户,另外赠送5000股帝杰公司股票。

 

“于洪刚可以说是中国用传销卖原始股的开山鼻祖,这种卖产品送原始股的骗局实际就是变种的传销。”一位熟悉中国传销的法律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据其介绍,近年来中国各地所出现的卖原始股传销案件,大多效仿于洪刚在帝杰所“创新”的传销模式。

 

原始股花招收到奇效,在暴富神话的刺激下,不明就里的市民一时蜂拥而上,疯狂地抢购帝杰公司的产品和其所谓的“原始股”。

 

于洪刚还积极发展代理商,把传销网络铺向北京和东三省等七个省市。他规定帝杰代理商必须独立发展各自下线(新会员或合作伙伴),完成目标即可提成,下线继续发展下线,公司将按一定比例进行奖励,以此实现层层提成。

 

这样,一个打着“原始股暴富”神话的高智商传销网络迅速扩张,帝杰在成立两三年里业绩达到数千万。

 

“大多数人血本无归,真正暴富的只有于洪刚、帝杰早期管理头目和早期代理商。”陈兴说。据他透露,这些在帝杰掌权的头目动辄出入高级酒店享用上万元的晚餐。因受不了良心的谴责,陈兴在2005年初离开帝杰公司。“有离职的同事和受骗的市民,一直在向工商局和媒体举报帝杰的传销和诈骗行为。”

 

帝杰变万通源,美国去“上市”

 

2006年,重创突然到来。

 

这年3月的一天,张辉阳正在阳光财险大厦一楼的证券大厅看股市行情,突然间外面人声鼎沸。

 

“我出去看见工商人员和民警押着几十号人,拖拖拉拉从18楼电梯走下来,押向大楼外的警车。”张辉阳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原来是帝杰的人被抓了。”

 

这是沈阳工商局对涉嫌传销和非法集资的沈阳帝杰公司的重拳查处,于洪刚和众多高管骨干一并遭到控制。

 

“那次查处之前,工商局曾数次调查帝杰公司,两次暂扣帝杰公司的款项和产品,但该公司仍然置若罔闻,根本不当回事儿。”沈阳工商局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但蹊跷的是,很快于洪刚和被抓的众多帝杰头目就被放出来了,并回到阳光大厦18楼重操旧业。

 

但由于这次查处,帝杰公司声名狼藉,销售业绩开始下滑。

 

意识到危险的于洪刚,在2006年底2007年初重新策划了另一个新花样——将帝杰公司注销,改头换面后以沈阳万通公司的名头粉墨登场。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07年,于洪刚把前期销售帝杰公司原始股聚敛的钱财,花了三十多万美金在境外购买了一家在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简称OTCBB)的“壳”公司,即“万通源商贸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并将帝杰公司原始股票转为万通源公司的股票,继续销售。

 

一个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暴富神话又横空出世。

 

实际上,美国OTCBB市场与纳斯达克市场(NASDAQ)完全是两回事。OTCBB,即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有点类似中国的三板市场。在OTCBB市场挂牌称为“上柜”,门槛并不高,并且不需要经过严格的审计。

 

万通源公司的客户多数是最初购买“保健品”的普通百姓,他们对美国股市交易一无所知。于洪刚正是利用这一点,故意混淆“上柜”与“上市”两个概念,大肆宣传万通源公司是一个美国上市公司,还煞有介事地告诉老百姓怎样上美国OTCBB网站查询,从而再次吸引了大量百姓来购买原始股。

 

在阳光财险大厦18楼,于洪刚还把原来帝杰公司办公室重新装修。前台两侧墙上,挂满一幅幅他与欧美名人的合影,背景则是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电子屏行情图。

 

但此前被查处终究还是让于洪刚心有余悸。为了规避执法部门的查处,万通公司打出了“扶持下岗职工再就业”的幌子,推出一个“消费即创业、股东即员工”的口号——彼时,沈阳作为老工业基地,下岗问题严重。

 

连环套如何敲骨吸髓

 

“这是一场敲骨吸髓的骗局。”陈兴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这场骗局中,于洪刚接连设计了一个“步步惊心”的连环套。

 

花三十多万美金买壳公司“万通源”,只是这场高智商骗局的第一步。

 

变身万通源公司后,业务员们开始新一轮的鼓吹:交1万元就能得到400份每份价值15美元的美国纳斯达克原始股,股票上市后马上翻到6倍、7倍,公司将来扩大,股票拆分,能有20倍甚至上百倍收益。也就是说,1万元能变成100万!

 

如此诱人的利益,吸引更多的百姓投入到了购买万通源“原始股”的行列中。本来因帝杰被查处而带来的销售下滑,由此逆转。

 

到了2009年,由于万通源公司迟迟没有上市,一些客户和代理商开始不断要求于洪刚退钱。于洪刚开始编织这个骗局的第二个连环套——制造公司即将上市的假象。

 

为此,他先后注册成立了沈阳万通健康用品制造有限公司、康平万通商贸有限公司、辽宁万通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及沈阳市和平区万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这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他自己。

 

2009年5月,于洪刚宣布这4家新公司与万通源商贸公司共同组成了沈阳万通国际集团公司。这样,沈阳万通就取代万通源这家壳公司,在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挂牌,股票代码是VNTI,并以此对外谎称公司已经上市——客户所持有的万通源原始股,也就相应变成沈阳万通国际集团的原始股。

 

很多客户真的以为沈阳万通变成了一个由5个公司组成的大集团,并且在美国股市有了股票代码。

 

随后,于洪刚抓住客户早点上市赚钱的心理,又编织了一个新的谎言——美国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要求很严,原始股要想上市,股东和代理商还必须购买高价产品,以提高业绩。

 

此时,万通已经有三千多名稳定客户和股东群体。在于洪刚所谓的美国上市业绩要求下,他们继续购买万通公司的高价产品,其中包含进价500元但卖出9000元的“天然海岸”净水机。

 

万通原始股也水涨船高,已经从原来的每股1元迅速飙升到每股10.5元。而事实上,2009年5月,万通公司在OTCBB系统的标价仅为0.2美元。

 

到2010年,这些客户由于长年来一直购买高价产品,已经接近被吸干榨尽。不过,于洪刚并不放过他们,又设计了第三步——小额贷款。

 

于洪刚利用其成立的万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客户提供贷款业务,用于购买万通净水机,客户必须用自己的房产、车子或收入作抵押。

 

“如果贷款不能及时归还,则以没收原股票相要挟。”陈兴愤怒地说。这些环环相扣的连环套,让股东们一步步深陷其中,无法脱身。

 

那些上当的“股东”们

 

在这场连环骗局中,泥足深陷的三千多“股东”,大多都是退休老人和下岗职工。

 

他们对境外证券知识毫不知晓,对传销毫无警惕,却又缺乏投资渠道,于是很轻易地成了于洪刚的猎物。

 

 

离开帝杰公司多年的陈兴,至今还有些愧疚:“很多人是把下岗的钱、看病钱、养老钱投进来,赚这些昧心钱真是伤天害理。”

 

这些被万通原始股的暴富神话所蛊惑的老人们,争先恐后地掏钱买万通产品和原始股。其间当地媒体的一些报道,至今读来仍令人心酸:“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的苏阿姨掏出了自己的治病钱,高价购买帝杰公司的‘降压药’,并对赠送的原始股如获至宝。”

 

沈阳市民林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姥姥在2005年购买沈阳帝杰10万元的原始股,后来又改成万通国际公司,一直说要在美国上市,但一拖再拖,姥姥还不断向家里要钱,先后共花了将近20万。现在老人因为这个事儿急出病住院,全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另一位56岁的沈阳店主孙阿姨也是一肚子苦水,“2008年万通的人一次一次忽悠我老伴,叫我爱人投资万通健康连锁店,我不同意,但老伴硬要做万通代理商,我们这么多年做生意挣的六十多万全买了万通原始股,现在全泡汤了。”

 

更让她着急的是,老伴由于是万通代理商,这次也被关进看守所了。她前不久去看守所探望,问老伴后不后悔,他回答说:“后悔有啥用。这就是游戏规则。”

 

(应采访对象要求,白勇、陈兴为化名)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