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2018-9-13 9:53: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9月13日发布:2016年12月25日,坤川国际旗下的珠海盛资区块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称创制出了“红币”数字资产。2017年7月3日,由坤川国际旗下的山东坤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川公司”)上线发行,其宣称“红币”是一种加密虚拟货币,采用恒量发行5.1亿枚,保值度高。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坤川公司曾在济南西站附近租房办公,承诺对红币进行推广包装,只涨不跌;流通性强,可以用于实体店购物;投资者可以随意进出,自由买卖。坤川公司还曾发布公告,称若红币投资者出现损失,董事长刘永红用某公司的股权进行抵偿,如有虚假,刘永红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事实上,从2017年7月3日开始发行红币,到2017年8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关闭交易通道,仅开放交易通道不到一个月。此后坤川公司和刘永红不见踪影,承诺都是谎言。

 

“红币”公司宣称“拥有9个数字货币牌照,唯一合法”

 

去年5月9日,外地的段先生他经朋友介绍来到济南,第一站直奔济南西站附近的阳光保险大厦,当时坤川公司在14层办公。出于对发行方坤川公司的信任,他不仅投入自己全部积蓄,还动员亲朋一起投入了50万元。不料,坤川公司负责人后来失联,段先生在济南耗了半年多仍未能追回投资款。

 

如今该公司早已离开。大厦物业人员称,坤川公司去年5月从“二房东”手中租的14层,两个多月后就搬走了。

段先生说,他当时对坤川公司深信不疑,因为曾在这里看到9个“国家数字货币牌照”,比如国家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单位、理事单位等,“他们宣称,红币所有手续齐备,是当时唯一拥有牌照的合法数字货币。”

 

去年6月28日,坤川公司曾在山东新泰举办“互联网+区块链应用高峰论坛”,不少经济学家、政府官员、明星现身,1200多名投资者应邀参会,更让段先生等人坚信其实力。

 

该公司董事长刘永红生于1962年,她丈夫是公司财务总监,儿子是后台技术总监。

 

“从不断上涨到一路下跌投资者无法自由交易”

 

红币最早发行时曾有过0.70元/币的内部价,原始发行价是1.10元/币。去年5月18日在国数网ICO,此后价格不断上涨,每天会涨几分钱到一两毛钱。

 

而“红币”价格每天上涨,完全由坤川公司操纵,目的是为了吸引投资者抓紧买入,你买得越晚,价格越高啊。坤川公司每天会发布通知,比如当月25日曾通知“明日红币价格1.85元/币”,价格与市场交易无关,而是公司自定。

 

刘永红在去年5月、6月多次举办招商会,视频资料显示,她在台上说:“你们现在花一两块钱就可以买到的红币,3个月内会涨到20元以上,一年以后一定会到70元以上。红币自由交易,随进随出,如果你们不想交易了,公司全部收购,退回本金。”台下不时响起掌声。

 

坤川公司在去年5月初还制定了市场推广奖励政策:市场小区业绩达到500万,奖励宝马3系一辆;业绩达到1000万,奖励宝马5系一辆。去年6月奖励档次更提升至保时捷卡宴、法拉利、兰博基尼等。刘永红在去年6月底发布“重大利好消息”,红币将登录“大比特”交易。投资人提供的去年7月3日大比特交易系统截图显示,红币与比特币等一起出现,红币的价格是2.65元。但据多位投资人反映,坤川公司仍然没有放开红币的交易,每天只释放1%的交易额度。更令投资人大跌眼镜的是,红币进入大比特交易系统后一路下跌,到7月底8月初已跌到两三毛钱。

 

坤川董事长失联工商、公安等介入调查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也就是那时,坤川公司悄悄搬离阳光保险大厦,段先生等人再也没见过刘永红。但在微信群里,刘永红仍不时发言,号召大家买红币护盘。当时济南一企业老板投入100多万元,在红币0.3元左右时“抄底”买入,期望有“翻盘”的机会。

 

多位投资人反映,去年8月上旬,刘永红在河北、湖北等地又分别召开招商会,继续发行红币。投资人账户显示,红币会员已达数千人。

 

去年9月30日,大比特全面停止交易,各交易代币纷纷清盘给投资人退钱,但此时红币发行方“坤川公司”刘永红已失联,电话无法接通,众多投资人的微信也被拉黑。

 

段先生等人此时恍然大悟。其实,早在去年6月,央行即发布了“关于冒用人民银行名义发行或推广数字货币的风险提示”,指出“市场上所谓‘数字货币’均非法定数字货币”。由此,坤川公司所谓“9个牌照”“唯一合法数字货币”等谎言不攻自破。

 

去年10月9日,段先生向济南警方报案,并同时向工商、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等部门反映投资遭遇。

 

起诉:“红币”承诺都是谎言

 

因投资“红币”受骗,新疆的段先生、陕西的周先生等人近一年来多次往返济南,近日,他们的民事起诉在济南槐荫区法院获立案。

 

“从当时交易系统账户可以看出,有数千人投资了红币,全部血本无归,受害人全国各地都有,大家建了一些微信群商讨如何索回损失。发行方坤川公司及其董事长刘永红没有给我们开过发票,考虑到证据的充分性,首批起诉并获立案的有13人,全部是直接把投资资金转入刘永红个人账户的。”段先生说。

 

据了解,该案将于10月8日首次开庭审理。

 

记者了解到,去年9月央行发布禁令,将数字货币发行定性为非法融资,明确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治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

 

央行之所以叫停代币发行,主要是看清了其“空气币”的实质,不少公司发行代币只是非法集资的一种新手段。尽管央行等部门已经多次提示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济南仍有类似“红币”的骗局上演。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今年以来记者接触到不少数字货币投资人,他们都是既不懂区块链技术也不懂投资市场的“小白”,偶然间了解到有这样一个“越早介入越能发大财”的新项目,即满怀热情投身其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财富梦断时,自然会清醒。只不过,关于投资的新花样、新骗局还会层出不穷,但愿人们能时常保持头脑清醒。

 

  • 文章来源:济南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 总编辑:凌云

  •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  

 

 

反传销网9月13日发布:2016年12月25日,坤川国际旗下的珠海盛资区块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称创制出了“红币”数字资产。2017年7月3日,由坤川国际旗下的山东坤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川公司”)上线发行,其宣称“红币”是一种加密虚拟货币,采用恒量发行5.1亿枚,保值度高。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坤川公司曾在济南西站附近租房办公,承诺对红币进行推广包装,只涨不跌;流通性强,可以用于实体店购物;投资者可以随意进出,自由买卖。坤川公司还曾发布公告,称若红币投资者出现损失,董事长刘永红用某公司的股权进行抵偿,如有虚假,刘永红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事实上,从2017年7月3日开始发行红币,到2017年8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关闭交易通道,仅开放交易通道不到一个月。此后坤川公司和刘永红不见踪影,承诺都是谎言。

 

“红币”公司宣称“拥有9个数字货币牌照,唯一合法”

 

去年5月9日,外地的段先生他经朋友介绍来到济南,第一站直奔济南西站附近的阳光保险大厦,当时坤川公司在14层办公。出于对发行方坤川公司的信任,他不仅投入自己全部积蓄,还动员亲朋一起投入了50万元。不料,坤川公司负责人后来失联,段先生在济南耗了半年多仍未能追回投资款。

 

如今该公司早已离开。大厦物业人员称,坤川公司去年5月从“二房东”手中租的14层,两个多月后就搬走了。

段先生说,他当时对坤川公司深信不疑,因为曾在这里看到9个“国家数字货币牌照”,比如国家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单位、理事单位等,“他们宣称,红币所有手续齐备,是当时唯一拥有牌照的合法数字货币。”

 

去年6月28日,坤川公司曾在山东新泰举办“互联网+区块链应用高峰论坛”,不少经济学家、政府官员、明星现身,1200多名投资者应邀参会,更让段先生等人坚信其实力。

 

该公司董事长刘永红生于1962年,她丈夫是公司财务总监,儿子是后台技术总监。

 

“从不断上涨到一路下跌投资者无法自由交易”

 

红币最早发行时曾有过0.70元/币的内部价,原始发行价是1.10元/币。去年5月18日在国数网ICO,此后价格不断上涨,每天会涨几分钱到一两毛钱。

 

而“红币”价格每天上涨,完全由坤川公司操纵,目的是为了吸引投资者抓紧买入,你买得越晚,价格越高啊。坤川公司每天会发布通知,比如当月25日曾通知“明日红币价格1.85元/币”,价格与市场交易无关,而是公司自定。

 

刘永红在去年5月、6月多次举办招商会,视频资料显示,她在台上说:“你们现在花一两块钱就可以买到的红币,3个月内会涨到20元以上,一年以后一定会到70元以上。红币自由交易,随进随出,如果你们不想交易了,公司全部收购,退回本金。”台下不时响起掌声。

 

坤川公司在去年5月初还制定了市场推广奖励政策:市场小区业绩达到500万,奖励宝马3系一辆;业绩达到1000万,奖励宝马5系一辆。去年6月奖励档次更提升至保时捷卡宴、法拉利、兰博基尼等。刘永红在去年6月底发布“重大利好消息”,红币将登录“大比特”交易。投资人提供的去年7月3日大比特交易系统截图显示,红币与比特币等一起出现,红币的价格是2.65元。但据多位投资人反映,坤川公司仍然没有放开红币的交易,每天只释放1%的交易额度。更令投资人大跌眼镜的是,红币进入大比特交易系统后一路下跌,到7月底8月初已跌到两三毛钱。

 

坤川董事长失联工商、公安等介入调查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也就是那时,坤川公司悄悄搬离阳光保险大厦,段先生等人再也没见过刘永红。但在微信群里,刘永红仍不时发言,号召大家买红币护盘。当时济南一企业老板投入100多万元,在红币0.3元左右时“抄底”买入,期望有“翻盘”的机会。

 

多位投资人反映,去年8月上旬,刘永红在河北、湖北等地又分别召开招商会,继续发行红币。投资人账户显示,红币会员已达数千人。

 

去年9月30日,大比特全面停止交易,各交易代币纷纷清盘给投资人退钱,但此时红币发行方“坤川公司”刘永红已失联,电话无法接通,众多投资人的微信也被拉黑。

 

段先生等人此时恍然大悟。其实,早在去年6月,央行即发布了“关于冒用人民银行名义发行或推广数字货币的风险提示”,指出“市场上所谓‘数字货币’均非法定数字货币”。由此,坤川公司所谓“9个牌照”“唯一合法数字货币”等谎言不攻自破。

 

去年10月9日,段先生向济南警方报案,并同时向工商、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等部门反映投资遭遇。

 

起诉:“红币”承诺都是谎言

 

因投资“红币”受骗,新疆的段先生、陕西的周先生等人近一年来多次往返济南,近日,他们的民事起诉在济南槐荫区法院获立案。

 

“从当时交易系统账户可以看出,有数千人投资了红币,全部血本无归,受害人全国各地都有,大家建了一些微信群商讨如何索回损失。发行方坤川公司及其董事长刘永红没有给我们开过发票,考虑到证据的充分性,首批起诉并获立案的有13人,全部是直接把投资资金转入刘永红个人账户的。”段先生说。

 

据了解,该案将于10月8日首次开庭审理。

 

记者了解到,去年9月央行发布禁令,将数字货币发行定性为非法融资,明确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治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

 

央行之所以叫停代币发行,主要是看清了其“空气币”的实质,不少公司发行代币只是非法集资的一种新手段。尽管央行等部门已经多次提示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济南仍有类似“红币”的骗局上演。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今年以来记者接触到不少数字货币投资人,他们都是既不懂区块链技术也不懂投资市场的“小白”,偶然间了解到有这样一个“越早介入越能发大财”的新项目,即满怀热情投身其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财富梦断时,自然会清醒。只不过,关于投资的新花样、新骗局还会层出不穷,但愿人们能时常保持头脑清醒。

 

  • 文章来源:济南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 总编辑:凌云

  • 【案件】“红币虚拟货币”骗局下月开庭 还要入手数字货币的快醒醒!

  •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