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九江上百人被“斐讯科技”套牢 被套最多的达200万

2018-9-4 23:34: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9月4日发布:近日,北京邻家便利店168家门店突然关闭。多条线索显示,这与近期爆雷的上海P2P网贷平台善林金融被查封有关。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P2P网贷行业的日渐扩张,中国网贷行业却未形成有效的风险管控体系,爆发了不少雷潮。九江市民小詹一边看着近日不断涌现出来的网贷爆雷新闻,一边在一个名为“ly江西群”查看网友聊天记录。这是一个网贷平台触雷后的维权群,群里在热烈讨论的是另一桩P2P爆雷事件:斐讯科技和联璧金融网贷案。一个500人的群里,有458位群成员,他们分别以“地区+数字”命名,地区代表所在地,数字代表所涉其中被套的财富金额,群里的九江人不在少数,被套最多的是一位九江女士,金额多达200万,其余从数千到数万、数十万不等,影响颇大。

  这件事还要从一家名为“上海斐讯科技”出台的“0元购”路由器开始说起。

  “0元购”路由器变相搭载网贷平台

  今年6月,京东平台上推出了一款由斐讯科技出品的“0元购”路由器,甚至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的营业厅内都打着斐讯科技“0元购”的广告。购买几百块的路由器,可以得到返现,相当于免费。刚开始不少市民都以为斐讯科技所推出的是一款非常好的科技产品,又基于对大电商的信任,购买了这款k2p的路由器产品。

  “我在京东商城买了一款‘0元购’路由器,收到货物的时候,里面夹带着一张卡片,联壁小助手,路由器的背面印有刮开的返现码,为了得到返现,我就下载了联壁金融。”和九江市民小詹一样,九江很多人都是在京东商城购买了路由器后,才下载的联璧金融,走上了P2P投资之路。

  当他们把钱转入进去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都未意识到,原来这是一种投资。九江一家事业单位职工周先生也是基于对互联网金融的信任,更因为看中返现的消费机制,下载了小卡片上的联壁金融APP,开始逛起了APP。周先生说,“这里面的产品,可以分定期活期,如果是活期还可以随时提取随时到账,和银行的储蓄理财差不多。”因为年化利率6.9%,越来越多人把钱转了进来,一千两千,一万两万,到几十上百万。

  据小詹介绍,仅他所知,被套的九江人就有上百位。他所在的这个江西受害者网络社交群里就有6000万资金牵涉其中,其中九江人数量不小。

  一场“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持续

  据上海松江发布消息,斐讯科技和联璧金融的资金链断链,涉及人数金额巨大。2018年6月21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对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近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官方微博也发布了“联璧金融”案警方通报:截至目前,联璧电子实际控制人顾某平、法定代表人侬某等10人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松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为方便投资人登记,公安机关现已开通本案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

  从6月份联璧科技被爆触雷开始,到8月份已有两个月时间,P2P网贷平台爆雷引发的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持续。近日,斐讯也发布公告称,公司由于无法偿清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也不具备重整、和解的条件,宣布破产。上述通报的发出,也算是给“被套”投资人一些希望,因为这也意味着,联壁金融投资者可以开始进行信息登记了。

  对于大多数购买者而言,高额返利,他们并不指望了,他们的本金怎么拿回来才是最重要的。谁来倾听他们的诉求,谁来监管这种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规范性,谁来拯救虚拟金融平台跑路带来的民生伤害?

  为此,记者采访了九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九江公安机关正在受理投资者的报案。投资者在填写好上海公安发来的登记表格后,他们会把资料传给对方受理。

  对于一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言,有些需要秩序的地方绝对不能因为互联网的快速与便捷而被破坏,不守规则的互联网给国民经济乃至人身安全带来的伤害会非常沉重。

  目前,联璧金融到底如何定罪是当下侦查机关的调查重点之一,它最终会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还是集资诈骗罪定罪,对于投资人、受害人获赔、清退权利是否有影响?受害者关心是本金能回来吗?什么时候回?回来比例多少?定性哪个对其有利?集资诈骗?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广强律师事务所非法集资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曾杰表示,在联璧金融案中,最开始警方公布立案和拘留相关责任人信息时,对案件的定性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在8月23日警方对外的公布投资人登记信息时,对案件罪名的表述就改用了比较模糊的“非法集资犯罪”。而罪名的变更,也意味着联璧金融案相关责任人的处罚力度会有改变。集资诈骗罪既属于集资类犯罪,又属于诈骗类犯罪,其既侵犯了我国的金融管理秩序,又侵害了投资人的财产权,其社会危害性远远大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此,我国刑法规定,集资诈骗罪的最高刑是无期,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颁布以前,该罪的最高刑是死刑,比如浙江东阳的吴英,就是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最高刑是十年。相比较而言,两罪的处罚孰重孰轻,一眼可以看出。

 

  • 文章来源:长江周刊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