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2018-7-3 11:18: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LCC团队一些活动场面。 受访者供图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涉事公司高层郝翎笙。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涉事公司负责人崔涵畯(崔杰)。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被查封的涉事公司。 南都记者 马辉 摄

反传销网7月3日发布:不到半年时间,光锥LCC币就走进了历史。从价格飞涨,到交易平台“改造升级”导致交易“暂停”,再到投资者曝光骗局,这是虚拟货币市场中“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的典型走向。

“继比特币之后,最具投资价值的数字经济类型”“单边上扬,只涨不跌”……借着区块链技术的热潮,以“坐享高额收益”为引诱,打造了光锥LCC币的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吸收了全国各地数万投资者的海量资金。

今年6月初,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广州的办公地被天河警方查封。据南都记者了解,6月6日警方经调查,依法刑事拘留涉嫌诈骗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6月8日,南都记者走访了位于天河区大观中路科汇园的该公司。公司玻璃门上贴着广州公安天河分局的封条,占地不小的公司内部除了几张影视海报,已空空如也。公司门口,新塘派出所竖立起“防范打击非法集资”的宣传资料,陈述非法集资的特征、表现形式和常见手段。

带着投资者的发财梦,一个普通的山寨虚拟货币就此“寿终正寝”。近些年,尤其是2017年至今,打着虚拟货币的骗局平台不胜枚举。南都记者采访过程中,一种名为GBC的新型山寨币在LCC币倒下的地方开始生长。

对于此类非法集资花样翻新的现象,今年4月,公安机关曾专门提醒,民众要重点防范以投资“虚拟货币”、“区块链”为幌子以及以“扶贫”、“慈善”、“互助”为幌子的等10种投资理财项目。

诱人宣传

打造中国影视行业第一支区块链应用,“只涨不跌”

在广州工作的杨婧(化名)算是接触到LCC比较早的一批人。LCC,全称light cone Coin,中文名光锥。在其官方平台(http://www.lcczf.com )上介绍尤为详细。“LCC,是由南非顶级区块链技术团队研发,是基于中本聪所创造的BTC底层程序上衍生出来的一种P2P电子加密数字经济体”、“以3.0区块链为核心技术,开发出来的第四代加密数字资产”……

区块链、点对点、分布式、哈希函数链接储存……或许很少人真正懂得这些名词的涵义,但他们看重的是LCC的“价值”:“该数字经济是继比特币之后,最具投资价值的数字经济类型”。这款宣称发布于2017年10月的虚拟货币提出,将打造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第一支区块链应用,“单边上扬、只涨不跌”,动态、静态收益使持有者“一年两年可实现财富自由”。

打造这一项目的是所谓“三道集团”和“天易家禾”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天易家禾”全称为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在深圳,广州有办公地;法定代表人为崔杰,经营范围为影视传媒技术研发、影视策划等。据投资者介绍,LCC币原来的名字是FCC,宣称发行原始币600万枚,原始价3.5元人民币。查询LC C官方平台的资料,两者数字基本吻合。

“只涨不跌”,怎能不令人心动。2017年11月,LCC币宣布启动市场。2017年12月,杨婧投入了2万多元;2018年1月,她又追加投进1万多元。

拉人入局“讲师”到各地开酒会“招商”,有人投入几十万元

不只是广东的投资者被吸引。“天易家禾”公司的“讲师”到全国各地,以酒会的形式进行“招商”,实则兜售LCC币。2018年2月,当“讲师团队”来到浙江嘉兴时,元青(化名)也被朋友拉了过去。在一个吃吃喝喝、氛围轻松的酒会上,元青见到了对方四五个人的团队。“这个项目赚钱非常非常快,半个月就能回本。目前是国内盘,等会员够多时就是国际盘,将来更不可限量。”觥筹交错中,团队讲师开始鼓动。

在讲师的介绍里,LCC数字货币项目是和非洲某国家合作扶贫,搞石油、钻石和设施建设,有国家层面的支持;等将来投资做电影赚了大钱,会员也会有分红。

元青也知道现在的区块链、数字货币大潮。不过,他所了解的只有比特币。LCC团队的宣传正中其下怀:“将来肯定会超越比特币的,让你们身边亲朋好友多参与进来,做大做强,做到全世界都知道”。

这个时期,正是LCC“发展壮大”的鼎盛时期。从2017年底到2018年初,LCC币在交易盘上的价格已经翻了10倍左右。如果他们所宣传的不虚,那么越早下手越好。元青总共投了30万元,把钱打到该公司账户,然后在LCC平台注册,换来1万枚虚拟货币。

几万元、十几万元、几十万元,似乎买到就能赚到。据称,在投资者中,投资数额最大的达到800万元。投资者纷纷建了微信群,500人的大群很快就满员。据元青介绍,微信群按不同地区建立,每个地区都有负责人管理。杨婧一共加了三四个“LCC某某团队群”,群里每天好消息不断。

一路上扬

一枚币从10元涨到60元,发展下线另有奖励

LCC平台分内盘和外盘。投资者比喻,内盘就像孵小鸡一样,保持自己手中的币越产越多;外盘上,玩家可以直接从内盘转过来进行交易。当然,玩家也可以私下进行LCC币的现金买卖。

不同于耳熟能详的比特币,LCC币的交易平台名不见经传,从其网址名称看(http://www.film lcc.com,目前已无法打开),疑是公司开发的自有平台。对此,LCC并不回避,还在官网设常见疑问予以解答:

“问:你们没有进入国际交易平台?”

“答:时机还没有到呢!2018年年底100元左右时就会与国际大盘接轨啦!”

不与国际接轨,也有好处。“在没有进入国际盘之前,是单边上涨,肯定不会跌的。”元青收到这样的承诺。看起来的确如此。杨婧初入局时,一枚LCC币价格10元左右。等元青加入的时候,已经涨到30元一枚。一个多月之后,涨到60元左右。

持有LCC币,每天都会获得一定百分比的自动收益;此外,在其官网上,有一套复杂的动态、静态收益计算方法。其中,可以明确的是,个人收益与“团队”也有关联,直接推广4人、8人、12人、16人、20人,使团队总持币量达到不同层级,个人可拿团队每日收益的一定比例。

南都记者采访中,投资者也提到推广下线的问题。“我自己的LCC币没有在平台交易过。就是朋友想买的话,我收钱,帮助他从公司那里买。”杨婧如是说。帮朋友买,其实就是拉自己身边的人入局。

按照规则,拉人头发展下线,上线会获得一定百分比的奖励。元青解释,玩家下家越多,收益越高。假如你买1000枚LCC,手底下有4个人,每天“挖矿”会返你千分之四;如果手底下有10个人,则返你千分之十。以此类推,最高返额为千分之三十。

即使这些收益暂时摸不着,却足够振奋人心。每天12点一过,平台上的价格就会确定翻新。“涨1元,我就赚1万元;涨10元,我就能赚100万元”,看着变动的数字,元青感到未来一片光明。虽然外盘上交易量不断增大,但他还沉得住气,他要再等一等。

元青的朋友进行过交易,也成功了,赚了一些钱。此外,也有精明的投资者早已明白这是无法长久的骗局,选择早期进、中期出,及时撤出。

急转直下

很短时间内平台“崩了”,涉事公司被警方查封

差不多在元青加入的同时期,网上对“光锥LCC”的质疑越来越集中。一些反传销的博主挂出LCC币,直指其为换汤不换药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

一切来得那么快。今年3月,投资者的平台账户被冻结,从此无法交易。“光锥国际LCC技术研发团队”给出的解释是平台受到攻击。3月13日,该团队在平台网页上挂出通知,宣布为保护数据库,决定对平台“进行一次彻底的、大规模的改造升级”。升级期间,原网站暂停使用。

“我是想着等到差不多的时候统一卖掉,但还没来得及就被坑了。”和元青一样,杨婧没有赚到什么钱。

4月,“天易家禾”公司宣布,玩家可以将LCC转化为“柏拉图币”,公司可帮忙操作:“4月底私募,5月20日就可以开盘卖。”于是,大约有一半投资者转向“柏拉图币”。所谓柏拉图币的交易网站可以登录,不过却一直无法交易。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关机。

两个月过去了,投资者们终于意识到,这是公司拖延时间的套路。6月初,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到广州天河区科汇园找“天易家禾”公司要说法。情绪激动中,他们控制了公司高层郝翎笙,随后报了警。6月6日,天河警方查封了上述公司办公地,依法刑拘了三名犯罪嫌疑人。

LCC币“黄了”。投资者自发组织了维权的微信群,总计2000多人。元青称,全国的投资人数肯定有数万之多。

“如果立案为传销,我们的钱可能就拿不回来了。”杨婧说。

LCC币背后

到底是谁在操盘?

今年4月,LCC币接近垮掉的时候,网络上出现疑似“天易家禾”公司的发文。文中称,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自成立以来在网络上时常出现“天易家禾LCC”相关问题。就此,天易家禾影业总裁杨卓羲做了说明:“此事纯属子虚乌有,是相关利益方对天易家禾的诋毁,天易家禾与LCC无关”。

不过,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上,公司地址为广州市天河区大观中路95号科汇园E栋1楼,正是警方查封的LCC的办公地址。

前文提到,光锥LCC币所涉及的公司有两个:“三道集团”和“天易家禾”公司,其中“天易家禾”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崔杰。通过查询,南都记者并未发现有关“三道集团”较详细信息。根据LCC官方平台所称,三道集团2014年成立,以数易文化为本,分公司遍布大陆、台湾地区、马来西亚等地,是一家多平台综合经营的集团公司,旗下还有数易文化、数易商学院、三道茗茶、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广州市易生元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等。

多名投资者称,所谓三道集团董事长正是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杰,对外又被称为崔涵畯。

一些“天易家禾”的宣传资料显示,崔涵畯既是“天易家禾影业董事长”,又是“三道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6月初被警方带走调查的郝翎笙被宣传为“三道集团执行董事”。另外,高层人员还有“天易家禾影业总裁”杨卓羲、“执行总裁”杨舜琂。网上信息显示,“天易家禾”公司还曾与某平台合拍电影,在涉事公司被查封的广州办公地,南都记者还看到了该电影相关海报。

又一山寨币登场?

光锥LCC币已成为过去式。LCC平台的客服电话无法打通,平台网站目前也无法打开。不过在此前其网站还可以访问时,南都记者发现其网页上有个微信二维码,扫描后加了一个名为“亚希【GBC对接大团队】”的人。

当南都记者咨询LCC币是否已经垮掉时,“亚希”不做解释,只发来GBC的一些资料:GBC全称Gain Blockchain Coin,平台总部设在英国,2018年进军中国市场。GBC是一种财富币,每枚价格2000元,注册买入,每日可实现0 .5%-1%的增值。此外还有所谓“动态收益”,等级越高的会员获得奖金越多……

“亚希”还特别强调,GBC不是虚拟货币,而是“互助”。“互助就是你投多少钱,几天之后,本金加利息全出来,回本时间最快。”到后来,其已经解释得有些不耐烦了。

“一天顶别人一个月收入!无需解释,速度上车!”“一个上班族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赚取他一年的收入!”“GBC会员提奔驰!”“做GBC,30来天单单动态提现52万!”……从6月22日开始,“亚希”的朋友圈一直热闹着。

提醒

山寨币传销币数不胜数

权威部门监测到400多种

自2009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的概念之后,虚拟货币逐渐广为人知,在“币圈”炒币成了新潮的冒险游戏。比特币、莱特币、无限币、夸克币、便士币……不少中国玩家也参与其中,“挖矿”、暴涨、暴跌,或一夜致富,或输个精光。

从2016年起,全国各地已破获多起涉案金额巨大的“虚拟货币”新型非法集资、网络传销案件。例如,2016年9月,广东警方破获了名为“恒星币”的非法传销案件,涉案金额达2亿元。另据报道,高举虚拟货币旗号的“山寨币”传销骗局越来越多,仅2017年各地公安机关查处的一批重大案件中,涉及币种就达107个,涉案金额通常过亿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表明,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

此公告一出,引发国内几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关闭,不仅比特币遭遇狂跌,国内大量“山寨币”也在打击中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近一年过去,虚拟货币并未“退烧”,国内的“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依然五花八门。宣传零风险高回报、捏造项目背景、微信和qq群拉人,它们往往包装一个概念就能“忽悠”大量投资;又往往在一年之内,被举报、曝光。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截至2018年4月,平台累计发现假虚拟货币(或称“传销币”)421种。该平台总结,假虚拟货币主要特点是采用金字塔式的发展会员经营模式,并且很多无法在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易,常采用场外交易或自有平台交易,价格易受机构或个人高度控制。因此,其风险后果不仅涉嫌非法集资,而且跑路概率极高、受害者维权困难。

尽管政府部门一再提醒,对各类使用“币”的名称开展的非法金融活动,公众应当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但相关骗局仍频频出现。相关媒体统计,从2014年到2018年5月,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有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件,且此类刑事案件数量呈逐年增加态势。

近日,区块链领域研究专家肖磊接受采访时表示,普通人很难理解区块链、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原理。“人性有贪婪的一面,面对一夜暴富,很难不动心。对虚拟货币的交易,即便是极力打压,有需求就不可能完全禁绝。主流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关停后,许多人更失去了分辨能力,以致山寨币、传销币趁虚而入,大行其道。”肖磊感慨。

肖磊认为,网络传销没有实体依托,以虚拟币为例,很难分辨,你永远不能评估它的真实价值:如果它没有上交易所,只是在自造的平台上,那么数据虚假的可能性极大。加上互联网、支付手段的更新,网络传销还存在难以监管的问题。据他观察,网络传销不过是借助新的概念和噱头,谁最火它就往上面靠:“互联

网金融、共享经济、区块链,它们总能与时俱进,打最新的幌子。相信不

久以后,它还会玩更新的概念。”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LCC团队一些活动场面。 受访者供图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涉事公司高层郝翎笙。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涉事公司负责人崔涵畯(崔杰)。

【深扒】一枚“山寨币”的半年疯狂:从飞涨到崩盘

被查封的涉事公司。 南都记者 马辉 摄

反传销网7月3日发布:不到半年时间,光锥LCC币就走进了历史。从价格飞涨,到交易平台“改造升级”导致交易“暂停”,再到投资者曝光骗局,这是虚拟货币市场中“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的典型走向。

“继比特币之后,最具投资价值的数字经济类型”“单边上扬,只涨不跌”……借着区块链技术的热潮,以“坐享高额收益”为引诱,打造了光锥LCC币的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吸收了全国各地数万投资者的海量资金。

今年6月初,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广州的办公地被天河警方查封。据南都记者了解,6月6日警方经调查,依法刑事拘留涉嫌诈骗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6月8日,南都记者走访了位于天河区大观中路科汇园的该公司。公司玻璃门上贴着广州公安天河分局的封条,占地不小的公司内部除了几张影视海报,已空空如也。公司门口,新塘派出所竖立起“防范打击非法集资”的宣传资料,陈述非法集资的特征、表现形式和常见手段。

带着投资者的发财梦,一个普通的山寨虚拟货币就此“寿终正寝”。近些年,尤其是2017年至今,打着虚拟货币的骗局平台不胜枚举。南都记者采访过程中,一种名为GBC的新型山寨币在LCC币倒下的地方开始生长。

对于此类非法集资花样翻新的现象,今年4月,公安机关曾专门提醒,民众要重点防范以投资“虚拟货币”、“区块链”为幌子以及以“扶贫”、“慈善”、“互助”为幌子的等10种投资理财项目。

诱人宣传

打造中国影视行业第一支区块链应用,“只涨不跌”

在广州工作的杨婧(化名)算是接触到LCC比较早的一批人。LCC,全称light cone Coin,中文名光锥。在其官方平台(http://www.lcczf.com )上介绍尤为详细。“LCC,是由南非顶级区块链技术团队研发,是基于中本聪所创造的BTC底层程序上衍生出来的一种P2P电子加密数字经济体”、“以3.0区块链为核心技术,开发出来的第四代加密数字资产”……

区块链、点对点、分布式、哈希函数链接储存……或许很少人真正懂得这些名词的涵义,但他们看重的是LCC的“价值”:“该数字经济是继比特币之后,最具投资价值的数字经济类型”。这款宣称发布于2017年10月的虚拟货币提出,将打造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第一支区块链应用,“单边上扬、只涨不跌”,动态、静态收益使持有者“一年两年可实现财富自由”。

打造这一项目的是所谓“三道集团”和“天易家禾”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天易家禾”全称为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在深圳,广州有办公地;法定代表人为崔杰,经营范围为影视传媒技术研发、影视策划等。据投资者介绍,LCC币原来的名字是FCC,宣称发行原始币600万枚,原始价3.5元人民币。查询LC C官方平台的资料,两者数字基本吻合。

“只涨不跌”,怎能不令人心动。2017年11月,LCC币宣布启动市场。2017年12月,杨婧投入了2万多元;2018年1月,她又追加投进1万多元。

拉人入局“讲师”到各地开酒会“招商”,有人投入几十万元

不只是广东的投资者被吸引。“天易家禾”公司的“讲师”到全国各地,以酒会的形式进行“招商”,实则兜售LCC币。2018年2月,当“讲师团队”来到浙江嘉兴时,元青(化名)也被朋友拉了过去。在一个吃吃喝喝、氛围轻松的酒会上,元青见到了对方四五个人的团队。“这个项目赚钱非常非常快,半个月就能回本。目前是国内盘,等会员够多时就是国际盘,将来更不可限量。”觥筹交错中,团队讲师开始鼓动。

在讲师的介绍里,LCC数字货币项目是和非洲某国家合作扶贫,搞石油、钻石和设施建设,有国家层面的支持;等将来投资做电影赚了大钱,会员也会有分红。

元青也知道现在的区块链、数字货币大潮。不过,他所了解的只有比特币。LCC团队的宣传正中其下怀:“将来肯定会超越比特币的,让你们身边亲朋好友多参与进来,做大做强,做到全世界都知道”。

这个时期,正是LCC“发展壮大”的鼎盛时期。从2017年底到2018年初,LCC币在交易盘上的价格已经翻了10倍左右。如果他们所宣传的不虚,那么越早下手越好。元青总共投了30万元,把钱打到该公司账户,然后在LCC平台注册,换来1万枚虚拟货币。

几万元、十几万元、几十万元,似乎买到就能赚到。据称,在投资者中,投资数额最大的达到800万元。投资者纷纷建了微信群,500人的大群很快就满员。据元青介绍,微信群按不同地区建立,每个地区都有负责人管理。杨婧一共加了三四个“LCC某某团队群”,群里每天好消息不断。

一路上扬

一枚币从10元涨到60元,发展下线另有奖励

LCC平台分内盘和外盘。投资者比喻,内盘就像孵小鸡一样,保持自己手中的币越产越多;外盘上,玩家可以直接从内盘转过来进行交易。当然,玩家也可以私下进行LCC币的现金买卖。

不同于耳熟能详的比特币,LCC币的交易平台名不见经传,从其网址名称看(http://www.film lcc.com,目前已无法打开),疑是公司开发的自有平台。对此,LCC并不回避,还在官网设常见疑问予以解答:

“问:你们没有进入国际交易平台?”

“答:时机还没有到呢!2018年年底100元左右时就会与国际大盘接轨啦!”

不与国际接轨,也有好处。“在没有进入国际盘之前,是单边上涨,肯定不会跌的。”元青收到这样的承诺。看起来的确如此。杨婧初入局时,一枚LCC币价格10元左右。等元青加入的时候,已经涨到30元一枚。一个多月之后,涨到60元左右。

持有LCC币,每天都会获得一定百分比的自动收益;此外,在其官网上,有一套复杂的动态、静态收益计算方法。其中,可以明确的是,个人收益与“团队”也有关联,直接推广4人、8人、12人、16人、20人,使团队总持币量达到不同层级,个人可拿团队每日收益的一定比例。

南都记者采访中,投资者也提到推广下线的问题。“我自己的LCC币没有在平台交易过。就是朋友想买的话,我收钱,帮助他从公司那里买。”杨婧如是说。帮朋友买,其实就是拉自己身边的人入局。

按照规则,拉人头发展下线,上线会获得一定百分比的奖励。元青解释,玩家下家越多,收益越高。假如你买1000枚LCC,手底下有4个人,每天“挖矿”会返你千分之四;如果手底下有10个人,则返你千分之十。以此类推,最高返额为千分之三十。

即使这些收益暂时摸不着,却足够振奋人心。每天12点一过,平台上的价格就会确定翻新。“涨1元,我就赚1万元;涨10元,我就能赚100万元”,看着变动的数字,元青感到未来一片光明。虽然外盘上交易量不断增大,但他还沉得住气,他要再等一等。

元青的朋友进行过交易,也成功了,赚了一些钱。此外,也有精明的投资者早已明白这是无法长久的骗局,选择早期进、中期出,及时撤出。

急转直下

很短时间内平台“崩了”,涉事公司被警方查封

差不多在元青加入的同时期,网上对“光锥LCC”的质疑越来越集中。一些反传销的博主挂出LCC币,直指其为换汤不换药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

一切来得那么快。今年3月,投资者的平台账户被冻结,从此无法交易。“光锥国际LCC技术研发团队”给出的解释是平台受到攻击。3月13日,该团队在平台网页上挂出通知,宣布为保护数据库,决定对平台“进行一次彻底的、大规模的改造升级”。升级期间,原网站暂停使用。

“我是想着等到差不多的时候统一卖掉,但还没来得及就被坑了。”和元青一样,杨婧没有赚到什么钱。

4月,“天易家禾”公司宣布,玩家可以将LCC转化为“柏拉图币”,公司可帮忙操作:“4月底私募,5月20日就可以开盘卖。”于是,大约有一半投资者转向“柏拉图币”。所谓柏拉图币的交易网站可以登录,不过却一直无法交易。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关机。

两个月过去了,投资者们终于意识到,这是公司拖延时间的套路。6月初,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到广州天河区科汇园找“天易家禾”公司要说法。情绪激动中,他们控制了公司高层郝翎笙,随后报了警。6月6日,天河警方查封了上述公司办公地,依法刑拘了三名犯罪嫌疑人。

LCC币“黄了”。投资者自发组织了维权的微信群,总计2000多人。元青称,全国的投资人数肯定有数万之多。

“如果立案为传销,我们的钱可能就拿不回来了。”杨婧说。

LCC币背后

到底是谁在操盘?

今年4月,LCC币接近垮掉的时候,网络上出现疑似“天易家禾”公司的发文。文中称,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自成立以来在网络上时常出现“天易家禾LCC”相关问题。就此,天易家禾影业总裁杨卓羲做了说明:“此事纯属子虚乌有,是相关利益方对天易家禾的诋毁,天易家禾与LCC无关”。

不过,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上,公司地址为广州市天河区大观中路95号科汇园E栋1楼,正是警方查封的LCC的办公地址。

前文提到,光锥LCC币所涉及的公司有两个:“三道集团”和“天易家禾”公司,其中“天易家禾”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崔杰。通过查询,南都记者并未发现有关“三道集团”较详细信息。根据LCC官方平台所称,三道集团2014年成立,以数易文化为本,分公司遍布大陆、台湾地区、马来西亚等地,是一家多平台综合经营的集团公司,旗下还有数易文化、数易商学院、三道茗茶、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广州市易生元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等。

多名投资者称,所谓三道集团董事长正是深圳天易家禾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杰,对外又被称为崔涵畯。

一些“天易家禾”的宣传资料显示,崔涵畯既是“天易家禾影业董事长”,又是“三道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6月初被警方带走调查的郝翎笙被宣传为“三道集团执行董事”。另外,高层人员还有“天易家禾影业总裁”杨卓羲、“执行总裁”杨舜琂。网上信息显示,“天易家禾”公司还曾与某平台合拍电影,在涉事公司被查封的广州办公地,南都记者还看到了该电影相关海报。

又一山寨币登场?

光锥LCC币已成为过去式。LCC平台的客服电话无法打通,平台网站目前也无法打开。不过在此前其网站还可以访问时,南都记者发现其网页上有个微信二维码,扫描后加了一个名为“亚希【GBC对接大团队】”的人。

当南都记者咨询LCC币是否已经垮掉时,“亚希”不做解释,只发来GBC的一些资料:GBC全称Gain Blockchain Coin,平台总部设在英国,2018年进军中国市场。GBC是一种财富币,每枚价格2000元,注册买入,每日可实现0 .5%-1%的增值。此外还有所谓“动态收益”,等级越高的会员获得奖金越多……

“亚希”还特别强调,GBC不是虚拟货币,而是“互助”。“互助就是你投多少钱,几天之后,本金加利息全出来,回本时间最快。”到后来,其已经解释得有些不耐烦了。

“一天顶别人一个月收入!无需解释,速度上车!”“一个上班族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赚取他一年的收入!”“GBC会员提奔驰!”“做GBC,30来天单单动态提现52万!”……从6月22日开始,“亚希”的朋友圈一直热闹着。

提醒

山寨币传销币数不胜数

权威部门监测到400多种

自2009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的概念之后,虚拟货币逐渐广为人知,在“币圈”炒币成了新潮的冒险游戏。比特币、莱特币、无限币、夸克币、便士币……不少中国玩家也参与其中,“挖矿”、暴涨、暴跌,或一夜致富,或输个精光。

从2016年起,全国各地已破获多起涉案金额巨大的“虚拟货币”新型非法集资、网络传销案件。例如,2016年9月,广东警方破获了名为“恒星币”的非法传销案件,涉案金额达2亿元。另据报道,高举虚拟货币旗号的“山寨币”传销骗局越来越多,仅2017年各地公安机关查处的一批重大案件中,涉及币种就达107个,涉案金额通常过亿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表明,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

此公告一出,引发国内几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关闭,不仅比特币遭遇狂跌,国内大量“山寨币”也在打击中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近一年过去,虚拟货币并未“退烧”,国内的“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依然五花八门。宣传零风险高回报、捏造项目背景、微信和qq群拉人,它们往往包装一个概念就能“忽悠”大量投资;又往往在一年之内,被举报、曝光。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截至2018年4月,平台累计发现假虚拟货币(或称“传销币”)421种。该平台总结,假虚拟货币主要特点是采用金字塔式的发展会员经营模式,并且很多无法在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易,常采用场外交易或自有平台交易,价格易受机构或个人高度控制。因此,其风险后果不仅涉嫌非法集资,而且跑路概率极高、受害者维权困难。

尽管政府部门一再提醒,对各类使用“币”的名称开展的非法金融活动,公众应当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但相关骗局仍频频出现。相关媒体统计,从2014年到2018年5月,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有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件,且此类刑事案件数量呈逐年增加态势。

近日,区块链领域研究专家肖磊接受采访时表示,普通人很难理解区块链、虚拟货币到底是什么原理。“人性有贪婪的一面,面对一夜暴富,很难不动心。对虚拟货币的交易,即便是极力打压,有需求就不可能完全禁绝。主流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关停后,许多人更失去了分辨能力,以致山寨币、传销币趁虚而入,大行其道。”肖磊感慨。

肖磊认为,网络传销没有实体依托,以虚拟币为例,很难分辨,你永远不能评估它的真实价值:如果它没有上交易所,只是在自造的平台上,那么数据虚假的可能性极大。加上互联网、支付手段的更新,网络传销还存在难以监管的问题。据他观察,网络传销不过是借助新的概念和噱头,谁最火它就往上面靠:“互联

网金融、共享经济、区块链,它们总能与时俱进,打最新的幌子。相信不

久以后,它还会玩更新的概念。”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