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携手北京卫视解救陷入天津蓟县的甘肃少女

2011-11-25 17:47:55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被亲闺女骗去做传销被“拘禁”九天胆寒心冷
2008年04月18日 13:37北京晚报 】 打印

    一想到亲生女儿竟然会骗自己传销,在京打工的庆女士(化名)就泪流满面。10天前,女儿打电话以旧病复发让她送药为名,将她骗至天津郊区一传销点,当她发现真相立刻要求女儿收拾包跟她走时,却被“洗脑”的女儿拦住了。气愤之余,庆女士生平第一次打了女儿一巴掌。

    庆女士的女儿小红(化名)今年刚18岁,去年7月,初中毕业的她进京投奔母亲。其间,女儿学会了上网,由此也埋下了隐患。去年10月,小红在网友的影响下,说服了庆女士同意她去天津打工。

    随后仅过了一周,庆女士想起曾有不少同乡被骗至东北做传销后,越想越后怕,连续3天打电话哭闹,把女儿重新叫回到身边。听女儿说当时誓死不做传销,甚至不惜自残身体、大哭大闹,最终得以全身而退后,庆女士吃了颗“定心丸”,将女儿安顿在一家食堂当服务员后,就安心地回到甘肃老家看病去了。

女儿骗母送药

   “妈,我和你说件事,你别生气,我现在在天津!”40多天后,庆女士接到了女儿这样的电话,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一次,女儿似乎并没有上次那么幸运,随后手机一直关机长达16天,直至第17天一大早,女儿主动给她打来电话,矢口否认在搞传销,并要钱学电脑。

    庆女士多次拒绝女儿的要求后,突然有一天,她接到女儿旧病复发的电话:“你要是还认我这个闺女,就帮我送点药过来吧!”于是,庆女士坐大巴来到天津蓟县国贸饭店,找到了前来接她的女儿和她的“男同事”,三人吃了顿饭,其间女儿以自己手机没钱为由,“借走了”庆女士的手机说发几个短信,从此就再也没还给她。

    饭后不久,庆女士被女儿骗至一排平房区,一进门,就被女儿的“男同事”一把推进了屋子,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发生了她怒打女儿的一幕。女儿的“男同事”还口口声声地说:“不妨告诉你,这就是传销,你走不了了!”

“监禁”9日目睹洗脑过程

    从此,庆女士被锁在小屋里“监禁”了整整4天,白天身边总有两三个人不停地在她耳边“上课”。起初,她闭上眼睛示意不听,女儿还从旁推她提醒说:“你好好听,听懂了就能走。”第5天,庆女士假意“服软”,保证认真去听课,这才被放了出来。尽管如此,她所到之处,“不是有两个男的左右夹着走,就是有个小姑娘挽着她的胳膊”。

交了3900元后告病得以脱身

    至此,庆女士终于明白,女儿年纪轻、阅历浅、心态浮躁,根本无法抵制这种“与世基本隔绝”后,终日无处不在的灌输式洗脑,“整个都已经变了一个人”,整天做着“发财梦”,甘愿每天吃着这里一成不变的“猪油炒白菜”,“要知道以前她吃方便面,都挑最贵的”,为此她打消了劝说执迷不悟的女儿的念头。

庆女士以需要回家看病为由,向该传销机构负责人申请离开,随后她还以女儿旧病复发,病情严重为由,被迫骗家人汇来3900元钱,交上“入门费”后,获准暂时回家,“两个男的怕我在当地报警,还亲自把我送上了回北京的车,亲眼看着我离开。”

    经过9天“监禁”后的庆女士回到北京,在大街上游荡了一天,“心里难受得要命”。此时,女儿给她打来电话,叮嘱她不要向家人提及自己现在在做的事,“等我成功了再告诉他们”。这句话无疑让庆女士心痛不已:“那儿有好些像我女儿一样,年纪轻轻被骗的孩子,整天什么正事也不干,就这么白日做梦,我是无能为力了,到底谁能救救他们呀!”

后记:北京电视台与凌云齐心协力解救小女孩

    2008年4月27日,凌云接到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记者打来的电话,对方希望我能协助他们去解救这个才17岁的小女孩。我答应对方五一假期结束后陪同他们去解救。

    5月7日,星期三,我与北京电视台记者在天津蓟县会面,还有孩子的母亲庆女士,我经过5小时的车程到了蓟县,一路转车3次,我们下午2点多吃了饭,准备把小女孩约出来,但是对方非常狡猾,经过一阵周旋,小女孩终于答应见母亲,而我们也隐藏在他们附近,我们也发现了他们派了先遣队观察摸底,并四周设好了埋伏。

    庆女士非常软弱,又不敢把女孩子强制带走,又没有理由让女儿送自己,我建议记者开车过去他们身边把人先强行带上车,在车上进行反洗脑。记者采用了这个方案。我们车停在他们母女旁边,示意女孩子上车,女孩有点不情愿,我们说送她过去,她一步步走上车,我和庆女士把她夹在中间,她才发现不对,车子开动后,她在车上一直闹,甚至要跳车,并一直骂庆女士,而且加以威胁说:“我回去就死给你看。”

    我便开始和她交谈,刚开始她非常抵触,但是不管她怎么抵触,我们还是谈了,她也在听,经过我的一番言语,她也问了我一些问题,慢慢地,她的情绪好多了,开始说到了要回去找上线要回钱,要报复上线,我也给她分析了这些方面。

    最后我也被他们带到了北京,我周四还有课,说实在的,我非常不情愿。到了北京后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在电视台里也和小女孩一直在交流,她也说出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知道这是个骗局,但是她想救她的干哥,因为干哥患有肺癌,她觉得做传销能赚到钱给干哥治病也值得。这也许就是她善良阳光的一面。她也很开朗,很会笑。以至于电视台的记者认为她目前的状态是对我们的敷衍。

    后来,我们一直聊到晚上12点多,他们母女回去了,我就在北京电视台的沙发上睡了3个小时,凌晨3点多去了北京站买回天津的车票。

    其实这一次解救,我觉得自己确实亏大了,来回车费100多块钱不说,我的笔记本包也坏了,还得买个笔记本包,最主要的是我周四一天没有赶上课,导致老师2次点名被查,旷课2次。唉!真是被迫无奈。

    不过还好,小女孩在网上转载了我空间和博客的文章并发给他们传销组织里的同伴看,让他们觉悟,让我总算有点欣慰。

 

 

 

 

凌云携手北京卫视解救陷入天津蓟县的甘肃少女 凌云携手北京卫视解救陷入天津蓟县的甘肃少女 凌云携手北京卫视解救陷入天津蓟县的甘肃少女 凌云携手北京卫视解救陷入天津蓟县的甘肃少女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