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2011-11-19 16:10:48楚天金报 浏览次数: 【字体: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徐玲玲 实习生肖俊)

  被弟弟解救,她又去骗父亲

  经过传销组织的“洗脑”,一些误入陷阱的人会陷入发财的妄想中,“心瘾”难禁,不能自拔,从此成为传销组织的忠实追随者。他们被解救、带离传销窝点后,还会重新走上传销路。近日,记者采访了几名传销者的家人和曾经参加传销组织的人,了解他们内心的挣扎……

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传销者被遣送。记者刘大家摄
 
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传销者日记。记者刘大家摄
 

  今年24岁的杨梅是安徽人,十几岁就到广州、深圳等地打工。因头脑灵活、做事勤快,她很快脱颖而出,成为酒店的领班,一起打工的姐妹说她“最有本事”。弟弟杨玉乐上大学之前,还投靠姐姐,到深圳打过工。

  2006年夏天,在武汉读大学的杨玉乐突然接到了姐姐的电话,称自己到了吉林做服装生意,要他过去看看。杨玉乐没有立即答应,杨梅加重了语气:弟弟,姐姐找了男友,你要过来参谋一下。

  杨玉乐本来就心存怀疑,于是远赴吉林,果然证实姐姐在做传销。杨玉乐寻找机会逃出传销窝点,回到武汉向楚天金报求助。在楚天金报记者与吉林当地媒体的帮助下,他强行带回了姐姐(楚天金报曾作过报道)。

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传销的生存环境
 
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拒绝传销
 

  杨玉乐无力照顾姐姐,只得将姐姐送到安徽农村老家,交由80多岁的爷爷、奶奶照看着。一天夜里,奶奶半夜惊醒后,发现杨梅正在收拾衣物。奶奶死死抱住了她,杨梅却大喊:“放开我,我要去吉林。”此后,奶奶和爷爷只好轮班守候,生怕孙女又离家。

  9月的一天,趁奶奶打了个盹,杨梅逃出了家门,又去吉林加入传销组织。

  随后,她与远在厦门打工的父亲多次通电话,极力诉说对父亲的思念。因多年未见女儿的面,父亲经不住她的劝说,辞工前往吉林,不料陷入传销的圈套。

幼小的儿女怯怯的眼神

  拦不住她出门“谈生意”

  今年33岁的程虹是湖北咸宁人,5年前来到武汉打工。武汉的亲戚们都知道,她是在做传销。

  虽传销组织多次被打击和取缔,可程虹却依旧痴迷不改,打击了一个传销组织,她却总能通过以前做传销的朋友,联系到其他的传销网络,经营的产品则经常变化,先后传销过西服、化妆品、保健品等等。

  因为到武汉一直没赚到钱,程虹经常到亲戚家走动。在亲戚家,程虹总是抢着做家务,然后趁着大家不忙的时候,大谈自己的产品。开始亲戚们都碍于面子听一听,可日子一久,大家都逐渐厌倦。虽然可以容忍她随时来小住或吃饭,但只要她一开口,大家都会立即找各种借口离开。

  程虹每年过年才回一次家,9岁的女儿和7岁的儿子都甩给丈夫照顾。丈夫忍无可忍,多次提出离婚,而程虹因为忙“生意”,也难得理会。目前,两人虽然还未办理离婚手续,可婚姻却早已名存实亡。

  每次回家过年,看到两个孩子对她流露出怯怯的眼神,程虹心里也是百味杂陈,也曾想过在家陪孩子。然而,几天不谈“生意”,她的心里像失落了什么似的。过了初七,她都会匆匆返回武汉,继续她的“事业”。

  在火车站看到儿子

  她转身就要去买返程票

  今年54岁的刘女士是湖北十堰人,上世纪90年代就随丈夫到深圳打工,已成为深圳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正式员工。再干满一年,她就可以每月拿1000多元退休金,回湖北养老。可2006年10月,她却迷恋上了传销,和丈夫一起到贵州一个小县城做“西服生意”。

  刘女士的儿子高栋,今年28岁,武汉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在武汉一家国有企业工作,是单位机械设计的技术骨干,待遇不错。高栋通过网络查询,了解到父母所在的贵州那个县城,是不少传销的窝点,再加上联想到每次父母打电话过来时都吞吞吐吐,一直坚持说自己在当地做大生意。种种迹象,令高栋非常担心。

  2006年11月初,因担心父母受人控制,高栋让女友给母亲打电话,称自己出车祸进了医院,要父母速回。毕竟母子连心,得知儿子出了车祸,刘女士连夜买火车票从贵州赶往武汉。可在火车站,看到儿子来接,刘女士一句话也不跟儿子讲,扭头就要去买回贵州的火车票,最终被儿子强行带回家。

  回家后,刘女士坚称自己是做西服生意,不是在做传销。当儿子指责她将老家的亲戚骗过去时,母亲发怒了,干脆一言不发。眼看劝说无效,高栋提出送母亲回十堰。不料母亲却说:“你在武汉上班蛮辛苦的,还不如带上你女朋友,跟我们一起过去做生意。”高栋哭笑不得。见儿子不仅拒绝,还要强制送自己回十堰,母亲拿刀片割破了自己手腕。

  见到母亲态度坚决,高栋感觉很苦恼,却又无能为力。请假守了母亲几天后,见母亲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他才放心地去上班。可就在他上班的那一天,母亲又去了贵州。

  传销后遗症:“心瘾”难戒

  近年来,人们对传销逐渐有了正确的认识,但不少没接触过传销的人以为,传销人一般是受人控制而搞传销的。实际上,绝大多数传销中,人是自由的,他们甘心情愿为传销疯狂。

  据网上对传销的调查显示,即使是传销窝点被捣毁,或是被亲人强行带回家后,仍有近八成的传销人员会与传销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甚至用自杀、绝食等手段反抗过,一有机会就会与传销组织会合。

  “我姐姐做传销像吸了毒,怎么戒都戒不了。”家住汉阳七里庙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他曾5次强行将姐姐拉出传销组织,但姐姐总能和传销组织接上头。为了弄清楚姐姐的想法,他也曾陪姐姐一起,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经过几天的观察,他认识到:传销之所以心瘾难戒,是因为每个做传销的人,都抱着一定会发财的理念。传销组织在对传销人员“洗脑”的过程中,十分强调要有意志力。如此一来,不少人没赚到钱,会认为是自己还不够吃苦,或者是坚持的时间不够长。

  还有不少人是因为已将钱投入了传销组织,感觉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肖女士和丈夫下岗多年,开始做传销时,她借2万元购买了几套产品,坚持了一阵子后,钱也没收回来的迹象,眼看自己的债已经没有能力偿还,只好整天想着再能多拉几个人入会才有希望。直到最后,该传销机构被捣毁,她才慢慢地从噩梦中清醒。

  肖女士告诉记者,大多数参加传销的人经济条件不好,学历很低。本身赚钱都很辛苦,一听说有发大财的机会,他们都会很积极。在传销的过程中,意识到赚不到钱时,却因为投入太大,一旦放弃,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坚持。

  另外,传销组织中,不少人是亲戚关系,一人动摇,就会遭到其他人的劝说和反对。十堰的刘女士和丈夫也是被亲戚骗过去做传销的,后来她又从十堰老家相继骗去了十多名亲戚。

  除以上三种原因外,还有一些参与传销的人,根本无法分辨传销与普通直销的区别,无论如何也不承认自己从事的是非法活动,而坚定地以为自己是做生意。因此,一旦旁人劝说,传销的人就会认为,对方是自己成功道路上的异己。

  经常接触传销分子的邹先生告诉记者,传销和毒品已经一样了,传销者们的行为好像在吸毒,一旦让他们停止,一定让他们痛不欲生。所以,不要认为将做传销的人带了回来就成功了,而实际上,进一步观察他们的心态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他们很多人都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会导致个人信仰的崩塌,甚至产生过激行为,从而出现自杀、抢劫、诈骗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在与曾经痴迷过传销的人聊天中,记者明显感觉到:传销者都在头脑中编造着一种很美丽的幻境,时间一长,便对这种幻境产生了强烈的心里依赖,所以幻境一旦破灭了,传销分子似乎从天堂跌到地狱,他们很难接受。除此外,离开传销后,他们发现,自己还继续承受着现实社会中的各种压力和失意,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受害者选择了重归传销路。

  在杨玉乐去吉林救姐姐时,一名前往打击传销的工商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这已经是第六次打击行动了。刚开始,还会觉得做传销的都是受害者,自己是去拯救他们,但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受害者往往表现得很疯狂,有时公然违抗执法。

  比解救人身更艰难的拯救

  几名有过传销经历的人告诉记者,传销的洗脑模式一般很简单。首先,灌输赚钱其实可以毫不费力的理念,让你的想法跟着他们的思路走,他们要你相信,“我是最棒的”,“我是一定能成功的”。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很多人会变得盲目自信。再者,传销组织无一例外地先将大家集中起来,一起听课、鼓励。此种做法,就是为了封闭信息,先将传销者的身体囚锢在一个狭小空间,然后逐步地灌输对传销的理解,并会告知,对亲戚善意的欺骗,是为了帮他们赚钱,他们发财后是会感谢你的,等等。此外,传销队伍里,一般人们之间相互称为“朋友”,营造出一种看似友爱的环境,让一些在现实社会中遇到过挫败或冷漠的人,错误地认为自己找到了“家”。

  有专家指出,解救传销者的人身后,拯救被“洗”过脑子的传销者,才是更艰难的拯救。记者从网上了解到,目前,全国不少城市都有反传销机构,此类机构一般都是由志愿者组成,他们都在积极地帮助解救传销人员,并对他们进行“心灵救赎”。

  通过网络联系,记者采访了天津一个200多人组成的反传销机构中的主要成员凌云。凌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一直在积极引导大家帮助传销人戒除心瘾,目前,已帮助过60多人成功脱离传销组织,没有一例重蹈覆辙。他告诉记者,首先,家人要有耐心地多与传销者沟通,打破他们内心的封闭状态,不要过分去责备他们把钱丢进去了等等。其次,要让他们认识到,所谓的成功,需要脚踏实地去奋斗,并非天天喊口号就可以成功的。而且,成功的概念,也不一定就是要赚到很多的钱,要帮他们建立全新的金钱观。

  他告诉记者,目前,不少业内人士对吸毒者采用“美沙酮疗法”。美沙酮也是一种能上瘾的药品,但它可以暂代毒品,以替代品缓解吸毒者对毒品的生理依赖。而对传销分子,家人也可以先引导他们去接受另一种心灵的依赖,比如,帮他们找到感兴趣的事,让他们的兴趣逐渐发生转移。

  不少业内人士强调,解决传销问题的根本,是使他们的思想回归到真实的世界中来。通过引导受害者对未来进行详细的规划,并为他们介绍来自各方面的工作机会,多认识朋友,多与社会接触,来开拓眼界,先提升传销者对自己的认知,并帮助他们找到自己身上的闪光点,最终自我肯定,获得现实社会中的生活能力。

 

编辑注:20071月,联盟创办人凌云接受楚天今报采访,并于128刊发《经过洗脑沉醉于发财妄想 令人揪心的传销后遗症》。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