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小分队72小时:三战解救“迷途”情人

2011-11-8 3:14:26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电话响起的时候,是826日夜1040分。记者吗?我是凌云,我们现在在天津站解救传销人员,遇到了一些麻烦……”凌云是记者3月采访过的原南开大学学生邹凌波,在全国倡导成立了第一个民间反传销组织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记者随即赶到天津站,并直击了这一次充满坎坷、斗智斗勇的大解救

    闪电战 遭遇传销埋伏

    求助来自网上,深圳求助者小柯自述女友易某是湖南人,今年5月被其弟弟易某某电话叫到天津,现在西青区从事化妆品营销工作。电话沟通,他们卖的化妆品3个多月都没有看到实物,且该品牌没有注册,是明显的传销。我电话中苦口婆心劝了女友多次,她就是不相信……”

    随凌云一同来津的另两位志愿者都有丰富的解救经验。其中利剑以前曾是一名警察,后被亲友拉入传销网络,现在是志愿者联盟副会长;另一名志愿者小侯来自北京,曾到广西从事传销,也是凌云等人多日解救出来的。26日上午,凌云等3名志愿者和小柯一同来到天津,制定了闪电解救的方案。他们买好了当晚返程的车票,并在天津站旁边的快捷酒店开了房间。

    随后,小柯给女友打了电话:今天七夕,我正好利用到北京出差的机会来见见你……”女友易某傍晚来到了酒店。凌云等拿出准备好的视频材料,利剑和小侯二人利用自身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易某有些动摇了,同意随男友离开,但坚决要带自己的弟弟易某某一起走。小柯等人退了车票,改为27日凌晨离津。

    10时许,易某某也来到了天津站,但他的身后,却有不少传销人员。这是传销庄家的反击。记者赶到时,解救小组已陷入包围

攻心战 重在打通关节

    凌云知道易某迟迟未归,已经惊动了上线,而易的弟弟本身已是传销小组长,上线绝不会轻易放弃。但事情还是超过了想像,第一批尾随而至的传销人员真不少,其中10人都是小组长。

    随后,在宾馆的房间里,记者作为临时加入的反传销志愿者,和凌云等一同与对方展开舌战”——先指出所谓人际网络营销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行为;再对传销组织的制度漏洞进行细致计算,说明传销赚钱概率不到千分之二的事实;再对传销组织里所谎称的国家暗中支持论进行了批驳;最后讲明直销与传销的区别,对传销组织断章取义的说法明言驳斥……记者多数时间只能旁听,解救小组具备的知识,完全不在公安、工商等执法部门之下。一来二去,对方竟然有所软化,拟同意易某姐弟离去。

    27日凌晨,又出现新变化,更多的传销人员向我们所在的快捷酒店聚集。该传销团伙的B级经理(仅次于总经理)也上楼到了房间。此时,硬碰硬是不明智的,易某姐弟俩的情绪也有了明显的波动。志愿者被迫让步,同意让小柯等一同去看看公司,并拜访在某五星级酒店里的所谓公司老总。当然,这些都是对方的说辞,最终易某姐弟俩只能回归传销团伙。

    “根据目前的形势,2天内肯定易某姐弟俩不能外出,不妨告诉他们坐车离津,然后以退为进,展开攻心。凌云等制定了新的计划。随后的两天,是超过200条短信。小柯与易某不聊传销,更多的是聊生活、感情;而志愿者与小组长易某某之间,则是纯粹的理念碰撞”——易某某的关节在内心的纠集、挣扎,而其姐则是浑沌无知,需要情感支持。

阵地战 赢在借力打力

    28日晚,易某某理屈词穷,承认自己将姐姐拖下了水,希望能摆脱传销阵营。记者和凌云等人一同赶到杨柳青。

    阵地战,稍微处理不好便会重蹈27日凌晨的覆辙,而这一次如若再失败,此后难有机会。最终大家合计的结果是,狐假虎威,就住在公安西青分局正对着的宾馆,且房间就能看到西青分局的大院。

    29日早9时,易某某带着姐姐一同到了宾馆。一行六人分两拨,其中一拨在尾随的传销人员目送下走进公安西青分局。盯梢者随即离去。空隙有了,车票是早就买好的,解救小组借力打力成功,迅速乘出租赶往天津站,顺利撤离……

    15日,记者接到了易某从深圳打来的电话,除了表示感谢外,还说:像我这样从事传销的可能还有不少,希望看到报道后,他们能醒悟……”(完)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