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落下了不知滋味的泪水

2011-11-8 3:11:43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那天,我落下了不知滋味的泪水

 

                  ——救助痴迷传销的大哥全过程

 

山东济宁   理智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首先感谢凌云,感谢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真心感谢。

 

   伤痕累累的家庭

 

我小时候在济宁乡下生活,1988年随在煤矿工作的父亲农转非,来到邹城,本来我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可是这两年接二连三的灾难降临我们家:20077月,为家操劳一生的母亲因心脏骤停突然离开人世,没有任何预兆,让我们在感情上措手不及,根本无法接受,心情无比沉痛,这种痛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只有感受了才知道心有多痛。20091月,父亲在经过近两个月的治疗后无力回天,也永远的离开我们。在无数个夜里,我无法入睡,睡了也是哭醒,睡梦中无数次的梦到父母,我太想他们了,很想。

我们兄弟三人,没有姐妹,我排行老三,大哥一家三口,有个男孩上初三,二哥一家四口,女儿上初一,儿子上幼儿园,我已经31了,还没结婚,这也是给父母留下的最大遗憾,女朋友在青岛工作,我们家在济宁,准备春节后她辞职后来我们完婚。由于父母的离去,让本来就感情很好的兄弟更加亲密,周围好多家庭因为父母留下的房子等遗产兄弟反目成仇,而我们兄弟间是争着吃亏,从来没有因为钱财而争吵,就是争吵也是为了想自己多负担而其他兄弟不同意。

 

   迷途的大哥

 

2009年,大概在八九月份,大哥说他一个朋友想在我们本地投资茶叶生意,要去北海去考察,来回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和二哥嘱咐他安排好工作,早去早回,很快大哥就回来了,告诉我们他朋友不想投资很大,估计这个项目要黄,我们就说还是好好的上班吧。就在1129,突然接到大哥短信:“我到北海快半月了,原计划月底回去,看到这里项目很好,我头年不回去了,怕你二哥说,没告诉他。”我就问他什么项目,他回短信说“资本运作,中国开发第四极北部湾。”我说一切都要小心,他回信息说“知道,回报很高,有空你也过来看看。”我打电话过去,大哥简单的说了那面的情况,说很好,奋斗两年就什么都有了,我说那工作怎么办?他告诉我请病假,不行就辞职,直觉告诉我没那么简单,打电话问二哥知道大哥干什么去了吗?他说有段时间没联系他了,他也给大哥通了电话,电话里他们吵了起来,二哥说你是大哥,你应该为我们这个家庭负责,大哥说正是为了责任才出来努力的。大哥的话让我琢磨不透,就感觉像是换了思想,但是还不敢确定,我发信息开玩笑的说:“你是不是被洗脑了?”(殊不知这话对他刺激很大,这也是我后来知道的)大哥打电话来:“你才被洗脑了呢。”二哥又联系大嫂,大嫂只知道他是去北海考察项目,项目很好等等,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大哥所谓的项目,就是——传销!!我和二哥都为大哥的安全担心,非常的担心。

 

   初识传销

 

回到家中我连忙上百度,输入“北海 资本运作”,结果不出我所料,所谓的资本运作就是传销,而且是高级传销,与传统的低级传销相比具有更大的欺骗性,高知识、高层次的人群特别容易陷进去,然而传销组织不控制人身自由,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感觉那不是传销,所以危害性更强,而且,当地的环境是传销者的天堂,在那种环境中很难不被感染,更何况组织者会自圆其说,比如政府打击说是为了调控。我上网收集了很多很多的资料,并打印下来,及时与二哥进行沟通,我与二哥也更加的担心,本以为传销离我们很远,谁知道就在身边,而且大哥已经沉迷进去了,在接下来两天的时间里,我们不停的和大哥发信息打电话,可是由于我对他(或者说对他这个行业)的不信任和反对,以及二哥对他说服,他对我们很反感,按照网上热心人发帖指点,当时我们就想让他回来,可是他不听,我和二哥只好告诉他我女朋友的父亲要来,商量订婚和结婚的事情,毕竟我们弟兄感情很深,大哥说你要真订婚我就回去,可是第二天,他发信息说我不回去了,当时我就感觉他背后有人指点,而且和大哥打电话时他说的和我在网上了解的一模一样,比如“1040工程”、“上课”、“学习”等等。我和二哥那个急啊,二哥给他发信息说:“老三刚才给我打电话直哭,他的事你不管能行吗?现在父母都不在了,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还有什么事情能用我们?就占用你几天的时间,你做什么我们不管,哪怕给你买好返程的机票,否则看你以后这个大哥怎么当?”二哥说的很重,可是大哥回信息说:“既然不信任就什么也不要说了。”一点兄弟之情也没有了,我和二哥整夜的失眠,二哥还劝我,不要想那么多,要休息好,吃好,可是二嫂告诉我,二哥也是睡不好吃不好,天啊,到底是怎么了?!

 

   最初的解救

 

纵观大哥的表现,根本不是他的正常思维,我们的话他一点也听不进去,但是他在北海多待一天就会中毒更深一步,于是2号晚上我和二哥来到大哥家,来争取大嫂的支持,由于照顾在市区上学的孩子,大嫂在晚上9点多才回家,我和二哥在楼下一直等到大嫂回家,在与大嫂的对话中知道,大哥与大嫂经常通电话,大嫂只知道项目很挣钱,压根不知道那就是传销,更不知道危害有多大。我们把网上打印的资料给了大嫂,并把传销的危害、本质说明白,并直接了当的说大哥现在还是受害人,可是任由发展就成了害人者。大嫂也渐渐由排斥我们进而相信我们,有了根本的转变。就在这时,大哥打来了电话,我和二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用纸条告诉大嫂:“老三订婚,抓紧回家”、“投没投钱?”、“想发展谁?”大哥与大嫂的通话让大哥相信我是真的订婚,而且让我们更加详细的了解了大哥当前的状况,他也告诉大嫂在11号回来。可以说,这次来大哥家非常的有必要,也是非常及时的。

在此后的几天时间里,我和二哥没有在和大哥联系,一是怕打草惊蛇,不想让他怀疑我订婚的真实性,二是考虑言多必失,怕他及他周围的人想到新的应付我们的办法。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们在焦虑中期待大哥回家,同时,我们与大嫂及时沟通,了解大哥每天的状态。

11号下午,大嫂告诉我和二哥,大哥回来了,坐火车到的济宁,我们家在邹城,是济宁的一个下属市,距离济宁有近百里路,我的老家在济宁,而且济宁有大哥的朋友,他下火车是他朋友去接他,因为我们这段时间一直没和他联系,因此他回来也没和他联系,主要是怕他怀疑我们串通,因为12号老家的大叔过66大寿,我们在12号才和他联系,也在济宁老家见到了大哥,这也是我们兄弟三人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分别后第一次共同见面。见面后我们都没有提北海的事,大哥说话、精神状态等方面都很正常,没有任何不正常的痕迹,聚会后我们都回到邹城,大哥说他要去见一个朋友,我们就分开了。

第二天,大哥还有事,第三天,也就是14号,二哥和我商量怎么去见大哥并说服他,还不想很刺激他,于是我们给大哥打电话说想给他接风,他说直接到家吃饭吧。晚上,我和二哥见面后二哥告诉我,他心里没底,我也说我心里也没底。到了大哥家后,说话间我们就入了正题,我们分析了大哥所谓项目的风险,可是他对我们的话根本听不进去,我们问你去干什么了,他就说做传销了,既然你们说是传销那就是传销吧,我们说你会去害人的,他说我又没害你们,我们说你要对这个家负责,他说正是因为负责我才会出去努力的,我们说你算算账,天上不会掉馅饼,根本不可能投资69800就能收入1040万,他说怎么不可能,待在家更不会掉馅饼,我说你怎么算才能挣到那个数,他说我不算,书上有,你们自己去算,反正是怎么他也听不进我们的话,我们很失望,让他再考虑,他说已经考虑清楚了,而且我们也了解到,当时大哥回来不是因为我订婚,而是北海政府加大了打击传销的力度,可是大哥就相信了那是所谓的“调控”。对于当时的谈话,我总结了一句话:“他们(指传销的人)放屁都是香的,我们说话连屁都不如,我们失败了。

 

  请求援助

 

离开大哥家,二哥开车把我送到我家的楼下,在车里我们谈很多,更多的是无奈,我们都抽了很多烟,二哥对我说,上网查查,找专业的反传销人员来帮助我们,其实这个想法之前也有,特别是在网上介绍当家人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最后只有去找业反传销人员,只是没想到我们也会走到这一步,而且通过这个晚上的谈话,我们也怀疑就是专业反传销人员来了就能做通大哥的工作吗?再说,就是有这些热心人,他们肯帮助我们吗?一系列的问题在我们的脑海回荡。

回到家中,我上网查到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用QQ联系了他们,并通过电话详细说了我大哥的情况,他们告诉我,解决这个事情会长亲自来,我也知道了会长叫凌云,但是他们要先打一部分费用,包括来回路费和解救过程发生的费用,基本上没加任何钱,我和二哥进行了沟通,说实话,在这时候钱不是问题,最主要是救大哥的思想,但是我也怕志愿者耽误事情,不过我们也没想到其他的好办法,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第二天一早就把钱打过去了。现在想来,我们犹豫是因为怕是骗钱的,更担心万一大哥再出门更难控制,但是志愿者也有他们的难处,他们解救那么多次,被人打过,被骗过钱,也被传销人员骗到另一个地方空跑一趟,甚至解救完传销人员后有的家属昧着良心一分钱不给,在我了解这些后,也深深的感觉到,在受到那么多伤害后,仍然可以义无反顾的坚持,这群人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呢?

在钱打过去后,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的朋友告诉我联系车票,下午,凌云给我打来电话,晚上有紧急情况,只能推迟一天来,我心里虽然很着急,但是也答应了。16号上午,我和凌云联系,他告诉我还没买到车票,晚上七点,我收到短信,凌云已经动身,坐汽车去火车站,无论如何会想办法赶来,这时我也踏实很多。17号下午,我和二哥驱车去济宁火车站接凌云,天气很冷,初见凌云,瘦瘦弱弱,衣服穿的也很单薄,戴了个眼镜,我连忙把他接到车里,之前我也知道凌云感冒的很厉害,因此我也提前买了感冒药。在济宁到邹城的路上,我们与凌云商定,就说他是二哥生意上的伙伴,而且二哥没时间陪他,需要由大哥陪他,凌云同意了我们的建议,大哥那边也欣然同意晚上陪凌云,同时,凌云更详细的了解了大哥的一些情况,也告诉了我们家人劝说一般不会成功,因为家人对传销知识了解太少,不够专业,传销人员经过洗脑对家人也非常排斥。

简单吃过饭后,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晚上大哥来到房间,二哥避开回去了,凌云和大哥闲聊,慢慢就说到广西,说到北海,谈了许多关于资本运作的问题,但是大哥一直也没承认自己在做,因此凌云也不好找切入点,我很着急,凌云偷偷告诉我直接和大哥挑明,要不很容易陷入僵局,但是大哥一直给我使眼神,不让我说他也在做所谓的资本运作,我很为难,因为我知道大哥的脾气,说僵了他扭头离开就麻烦了。与此同时,我和二哥一直在短信联系,二哥也迫切想知道事态的发展。最后我与凌云商定,我离开回家,让凌云与大哥摊派,就说我已经什么都告诉凌云了,让大哥的事情无处藏身。夜里两点多凌云发来信息:“他还是和我绕弯,看来还得明天你们过来摊牌。”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睡着,做了很多梦,很累。

第二天(18号)二哥去上班(二哥要是不去上班,就会有时间去陪客户,也就是凌云,大哥反而会脱身),打过电话说大哥和他联系说要离开,我连忙给大哥打电话,说我起晚了,也没能去上班,大哥直接说:“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大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怕他走掉,抓紧时间向宾馆赶去,在路上二哥告诉我大哥给他发信息说:“我都知道了,谢谢你们了。”当时就感觉大哥是不是知道我们找凌云是为了阻挠他,让他感觉断了他的财路?就在我快到宾馆时,收到凌云的短信:“昨晚我和他聊了很久,他不承认他在做,但是说出了其他事情,基本和我们了解的一致,他无意中说过‘要不是你这次来,北海我肯定还要去’”。我来不及仔细思考,就到了房间,二哥在几分钟后也来到房间,二哥直接问他干什么去,大哥说自己已经明白了,北海不去了,谢谢你们了,二哥一直追问“你是不是真明白了,你突然明白我还真接受不了,你不是在糊弄我们吧?”在二哥的步步追问下,大哥的表情感觉很不好意思,并向我、二哥和凌云道谢。后来凌云告诉我们,大哥主要还是面子上过不去,不想说太多,在证实大哥确实清醒后,由于二哥班上脱不了身,就又上班去了,并再三对大哥嘱咐。我拉开房间的窗帘,阳光照进房间,特别灿烂,我说今天天气很好,晴的非常好,大哥也说天气好人的心情也好。随后大哥要见个朋友,说很快就回来,我就告诉大哥中午一定要陪凌云吃饭,大哥也爽快的答应了。大哥出门后我与凌云聊了很多,凌云特别指出来头天晚上(其实也是凌晨了)看到一个细节:大哥问了凌云一个问题,凌云对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解说,大哥突然由床上坐起来,然后拿起床头的烟,而且从烟盒拿烟的声音不像平时那么自然,声音很大,因为当时是熄着灯的,所以声音很突出,抽烟的时候也不像正常吸烟,而是大口的吸,大口的吐出来,他当时思想斗争肯定很厉害,凌云也不确定大哥当时是不是能够明白一切,所以告诉我还需要观察,凌云也告诉我,大哥的特殊性:一是由传销集团的A级成员直接发展,过程没有按照常规路线走;二是没有直接购买资格,而是由上线转让,并且没有投钱。

 

   解救成功

 

中午大哥回来后我们一起吃饭,在吃饭的时候大哥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特别提了夜里从床上坐起的一刹那突然的觉醒,他一再对凌云表示感激,并且对我说感谢我和二哥对他的帮助,听了这话,我的泪水涌了出来,也不知道这泪水是什么滋味,委屈?感动?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都涌向脑海,太难了,真的太难了,我装着去厕所,在外面把眼泪擦掉。大哥和我喝酒碰杯时酒杯放的很低,我说你是哥,要把杯子抬高,大哥说这段时间难为你们了,今天喝酒我把杯子一定放低。大哥,你知道吗?你是这个家庭的老大,父母不在了,你的责任很重啊!!

出了饭店,我给二哥打电话:“咱哥清醒了,真的清醒了!”我听到二哥的哭声,挂了电话后我收到二哥的信息:“刚才接完你的电话后心里突然涌起很强烈的感动,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和眼泪,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真的很想哭,人这一辈子太不容易了!”我回短信说“我们应该高兴,我们成功了!”

回到宾馆凌云单独告诉我,后续还有工作要做,最主要的是断绝大哥和北海的一切联系。凌云回去是大哥送的,凌云告诉我,大哥和他说:“兄弟,我还真不舍得你走。”

 

后续

 

再次感谢凌云,感谢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的所有朋友,在帮助大哥的时候,每一步都很艰难,但是,因为是我们的家人,我们只有不放弃不抛弃不离弃,假如凌云这次来真的说服不了大哥,我们仍然会再想办法来帮助我们的亲人。另外告诉看这篇文章的朋友,也是凌云告诉我的,不要在对参与传销的亲友进行劝说时说两个词汇,一是“传销”,二是“洗脑”,否则会刺激他们,加大救助的难度。

《凌云语》:在接到此求助后,我到达邹城,劝说的过程也是从打开受害者的心理防线开始,这是一个攻坚战,而后来对受害者心理的把握关键是抓住了他行为的细节,一刹那,从床头迅速坐起来,取烟的紧迫,抽烟的急促,让我感觉到成功在望,后来和受害人的闲聊,对我来说是对他思想的巩固,直到最后,受害人不舍得我离开,我们一切话语都在酒杯之中,那一天,我带着成功的满足和轻松,带着他们家人的快乐和感动,我喝醉了,醒后是那么的轻松自然,然后踏上了返回的列车,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性和真诚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想念他们!祝福他们全家和睦,幸福美满!期待那些仍然痴迷传销的朋友们能够像他们一样,回到温暖的家庭,建设和谐的家庭。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