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12小时解救

2011-11-8 3:08:17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山东泰安12小时解救

来源: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网  /凌云

    6月底,凌云接到厦门吴小姐的求助,她在电话里和我倾诉了他们家面临的灾难,亲弟弟在河北黄骅从事传销,并把父亲、母亲一起带进去了,而且最近还在一直不断地邀约她自己,据吴小姐反映,最早进入传销组织的是她的一个远房叔叔,然后发展了弟弟,弟弟由叫去了父母,还有亲叔叔,但是亲叔叔去了便回家了,因为他知道是传销,以前接触过,但是无奈,并不能说服那些已经被洗脑的亲友。

    通过在网上的搜索资料,吴小姐找到了我,并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因为笔者曾经在黄骅配合工商、公安打击过这里的传销窝点,又考虑到他们家属比较多,我们原定计划是去黄骅会合后,与执法部门联系,然后打击他们的窝点。

    数日过后,吴小姐传来消息,弟弟说他们在泰安,我便知道他们是迁网了,于是我让吴小姐他们假装要去他们那考察,经过吴小姐他们的努力,征得了弟弟的同意,并答应吴小姐的老公去考察,他亲自去火车站接站。

    7月9,我考试完了以后,立刻启程前往山东泰安,并抽调另外一名志愿者麻袋一起在泰安会合。7月11早上,我们等到了求助者吴小姐的老公小吴。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11点的时候通知他们已经到站。大概10多分钟后,传销受害者小波(吴小姐的弟弟)接到了小吴,他们去街上吃了饭转了几圈,小吴是为了防止他们安排人跟踪。我们便在宾馆里随便吃了点方便面。

    大概12点的时候,他们来了我们住的宾馆。正好小吴没有拿我们宾馆的钥匙,当他敲门的时候,小波感到很诧异,进门后看到我和志愿者麻袋,更是非常惊讶。我们也看到了小波的一身行头,一身上下也不到100块钱,这一点也没有日收入五六百的做海鲜生意的来头,小吴便介绍了一下我们,说是在火车上认识的,经过一会闲扯后,我们就要进入主题了。

    在和小波谈到直销和人际网络的时候,首先,他不认为他们是传销,而是直销。所以,我们给他讲了中国直销的发展,以及传销的演变过程,直销和传销的区别以及中国政府对直销的政策。

    说完这些之后,我们又和他说了目前传销组织的一些惯用手段,以及整个的操作过程,高级人员的真实生活和内幕,说明了上级人员的包装和欺骗性。

    之后又回答了他们的一些问题:做人际网络的这么多,是传销,为什么不打击?公安抓了我们,为什么又放了,不做处理?有些高级人员,知道内幕了,为什么还要带亲属加入?

    在劝说过程中,我用电脑给他看了很多我们的材料,我们打击传销窝点的照片纪录,我们自己拍摄的打击现场,以及一些高级人员被抓的审讯现场。

    笔者看到小波从刚进门的自信”“盛气凌人”“说话有气势到后来的低头”“消沉,看到了他的内心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他是一个脾气很牛的人,也很要面子,他说要下月才能走,就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他的叔叔,就是他的上线,我们要求他电话通知他叔叔过来,但是小波就是不打电话,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软磨硬泡,他最终还是打电话了。他的叔叔小冯也答应过来。

    于是我们就等他的到来,10多分钟后,我们都见面了,寒暄几句后,我们去吃饭了。在吃饭的时候,小冯又用起了传销组织的那一套,和我们谈理想,谈人的欲望。吃饭没有和他说太多。

    吃饭后,我们回到宾馆,我们便主动说上了传销的话题,于是战火开始了,小冯也和小波一样,盛气凌人,理直气壮,要我们说我们曾经做过的公司制度,我们说了53制,异地邀约,三商法,无限代累积制,小冯马上就说我们的制度不一样,所以,我们失败了。据我了解,他们的公司是将武汉新田的和假天狮的综合起来的。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

    我们还是按照下午劝说小波的那些去和他讲,也同样都在我们的控制掌握下。小波还时不时地配合下我们对小冯做的工作。小冯是一个比较直爽的人,所以,劝说工作很顺利。

    最后剩下的问题是。他们两个人都要求等到下个月发了工资,他们拿了工资再回家。经过我们2个多小时的劝说,小冯愿意明天同小吴回家,小波坚持要下月回家,就因为这个矛盾,我们有花了几个小时谈,这时候,小冯却又和我们一起给小波做工作,经过漫长的沟通,最后两人都答应明天一早上火车。

    随后,我和求助者小吴去火车站买好了票,到这个时候,一切也就算是进展顺利,并圆满结束了。反洗脑工作持续了12个小时左右。

    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求助者小吴他们都在火车上,他们给我发短信,一切顺利,小波和小冯也在商量回家后做什么工作好。

    笔者也借此文,祝福他们以后的路顺利。小波和小冯这个教训能让他们学会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也借此机会提醒广大还沉迷在传销迷梦中的人们,是醒悟的时候了。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