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油大师”精油搓手月瘦30斤?一查竟是三无产品

2014-11-5 9:53:00齐鲁晚报 浏览次数: 【字体:

养生会门口有摄像头,墙壁上张贴着肥胖病害及“神龙五行功”的宣传画。见习记者王建伟摄

以“手抹”渠道进行“植物精油减肥”,以“神龙五行功”洞开延寿法门,以“传销”的回报率推广营销……这些“理念”凝结在同一家所谓的“掌纹通络第一家庭植物养生会”。

这是位于济南天桥区陈家楼街道办事处辖区一居民小区内的养生会,根据读者投诉,记者持续蹲点暗访发现,不管是其神乎其神的“减肥妙诀”,还是玄乎其玄的“不二神功”,都无不倍显诡秘和令人狐疑。

客户用后无效,“大师”说“吃饭吃多了”

陈家楼小区是济南天桥区的一处老居民区,在这个小区的西北角有一处平房,门前悬挂一“泽某掌纹通络第一家庭植物养生会”的牌匾,另有几幅宣传画。

10月27日中午,记者第一次登门暗访,使用手机导航几经周折才寻见这个门店。13时-17时,登门造访者寥寥无几,直到18时许,才陆续聚集起了四五名中年妇女。有一位中年妇女领着一个约七八岁的肥胖男孩前来咨询。

减肥,正是该“养生会”的重点推介项目。当记者走进这个面积仅20几平方米的养生会时,其门前的一块彩色宣传牌上写道:“植物精油瘦身,正常生活无食谱限制,一个月可瘦26-32斤”。

张蒙(化名)是“养生会”的老顾客,其几位朋友在这家养生会分别购买了价值数千元的减肥精油,“之前负责人泽某说不用控制饮食,教给一种搓手的手法,抹上精油会有饱腹感。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无效,跟泽某交涉,他就说吃饭吃多了。”张蒙说。

“快走!快走!”当记者进入平房室内,只见一名白色长须低垂至胸口、上身穿着中式对襟长褂的老者,催促一孩子走路。“这个孩子在我这儿减了53斤,他三岁之前脑瘫;四岁时80斤,虚胖;八岁171斤,来我这儿减肥。当时不会走路,我们这是训练他走路。”这名老者,正是养生会的负责人泽某。

“我就是证书!我就是制度!我就是标准!”

见到泽某后,记者还未开口,就被泽某打探做什么工作,在哪里上班。稍后,记者以体型发胖为由进行了咨询。“胖了,这儿就不行”,泽某上来就指着门前广告宣传画上一个小男孩的私处说。“

人之所以会胖,是因为吃得多。我们这儿不用吃药,一擦手就行,精油搓到手上之后就不饿了。”接着,泽某开始向记者推销起“减肥精油”。“一擦手,它就会给你一个信号,只要你有脂肪,它就会把你的脂肪转换出来。用我们这个产品就不用运动。”

泽某从一个壁橱的隔层上拿出来一个盛有绿色液体的小瓶,上面写着“精气神”三个字,瓶上标注30ml,产品单价3980元一瓶。被问到产品有无相关证书,“还没有,是我自己发明的,我就是证书!我就是制度!我就是标准!”泽某回应。

“时时不养生,天天养医生”;“不靠创意故事靠实例”养生会在其网站上打出了宣传语,在泽某提供给记者一张彩色宣传页上,记录了5例减肥案例。根据宣传页上的联系方式,11月4日,记者拨通了一名女士的电话询问。该女士称,自己在广州购买过该产品,“已经坚持用了两年了,感觉效果还可以。”在表明记者身份后,她则称,“开始抹上有点饱腹感,后来没感觉了。”另一名身在广东的女士称用了泽某的产品后,说十几天内减了十几斤,“想要减肥就一定要配合饮食,原来吃一碗,控制吃四分之一碗。没有泽某说的抹上精油就有饱腹感,还是会感觉到饿。”该女士说。显然,泽某声称“不需配合饮食”不成立。

至于照片被印到宣传页上,2位受访的女士均表示不知情。

自创“神龙五行功”自称做十分钟抵运动两小时

“主要是通过微经络,微小的经络,微小的神经,你根本看不到。我告诉你,你也整不明白,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记者问及其手部抹精油就能减肥的原理,泽某语焉不详。他说,“你问我有没有副作用,绝对没副作用,你要是感兴趣,可以买回去做临床。如果做出来有违纪的,我翻倍给你。”

“至于怎么研究出来的,你管那么多干吗?有些东西是需要天赋的,你慢慢琢磨去,琢磨到50岁你就明白什么叫天赋了。”模样仙风道骨的泽某气势逼人。与“手抹精油减肥”类似,泽某还有“独家功夫”—— —“神龙五行功”。

“预备姿势,神龙出水与肾相配,神龙仰首与肝相配,神龙冲天与心相配,神龙戏珠与脾相配,神龙分飞与肺相配,神龙入水与肾相配,收势。练习此功,每天十分钟相当于两个小时的运动。”

这是记者在该养生会的外墙宣传画上看到的内容,也就是“神龙五行功”的5个姿势、6个动作。“他有时候会把手放到颈椎等部位,用手掐几下,问有没有感觉到热,其实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张蒙说,泽某曾称可以据此发功治病。

记者注意到,在该养生会外墙宣传画的左上方和右下角,分别写着“保健医苑”以及“卫生部北京医院主办、中央保健委员会办公室协办”、“深圳市世乐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等字样。记者检索发现,深圳市世乐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正是泽某注册成立的,旗下有三种植物精油产品,其中两款价位为3980元,另一款为1350元,与该养生会所销售的为同一产品。

根据宣传画上的内容,11月4日下午,记者致电北京医院。该院方宣传处的受访工作人员确认后答复,北京医院与深圳市世乐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及泽龙掌纹通络第一家庭植物养生会没有任何业务上的联系;《保健医苑》是北京医院主办的期刊,期刊编辑部也向本报证实,并没有与上述两家单位有过接触或合作,系养生会和公司冒用医院和期刊名称。

买精油得入会,推销一瓶至少分900元

“来他这儿咨询的人,他经常会跟人家提起要收他做徒弟,加盟他的公司。”张蒙在受访时称。而记者在暗访中果然遭遇如此,当时,泽某主动跟记者讲起了这其中的发财秘密。“你要觉得好,还可以当第二职业,搞不好还能当主业。”

“怎么挣钱呢?我这儿不是直销,是VIP会员制,不是会员我不卖给你。你减下来了,你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泽某所宣称的“会员制”,正是其所描绘的发财路径。

“我们这个要用手机注册,注册完了就可以下单了。只要你推荐的人下单交钱以后,我就给你900块钱。拉来的第2个到第10个人,每拉一个人我给你1000元;第11个到31个,我给你1100元。”泽某直言不讳地说,“这是传销的算法,传销的回报率。对你来说,就多一句嘴替我们做做宣传而已。”

“这么赚钱为什么不把产品工厂化生产?”听到记者的反问,泽某回应道,“不是不能工厂化生产,是还没有这么做。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做推广,我们不声张,否则就轮不到你了。”11月4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天桥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了举报。至于该养生会可能涉及的问题,有待官方调查。

 神油到底是啥,“大师”也说不清

食药监局突击检查,确定其为三无产品

齐鲁晚报济南1 1 月4 日讯( 见习记者王建伟 李阳) 4日上午,接到本报记者的举报后,天桥区食药监局的执法人员到现场对“泽某掌纹通络第一家庭植物养生会”检查。“我们看了那款写着‘精气神’的产品,颜色和大小都跟风油精差不多,可以确定这是一款三无产品。”

执法人员问泽某是一种什么产品,“他既不承认是化妆品,也不承认是保健品,说是他自己研发在深圳生产的,无法提供生产的相关资质。”尽管泽某没有说清楚自己研发的是什么产品,但其养生会的网站上却声称,泽某“开创了微经络平衡整体自然诊疗法,形成了植物美容瘦身健身养生独有的现实。把传统的减肥、美容、保健品、壮阳市场四合一。对于传统减肥市场、美容市场、保健品市场、壮阳药市场是颠覆性的。在临床上对于医疗市场也是震撼性的”。

“至于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我们下一步会做进一步的监督、检查和检验。”相关执法人员称已经向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汇报了有关情况,请求技术部门支持,委托有资质的单位做进一步化验。

值得注意的是,该养生会在经营中,颇有一些钻营之法。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在一些行为上难以明确界定,相关执法部门一度对如何执法泽某的相关行为产生疑惑。

天桥区工商分局一工作人员受理记者举报时称,涉及食品、药品、保健品的问题需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理。当被问及保健用品实际效果与其宣称的效果不符应找哪个部门时,该人员则称,“虚假宣传归食药监局,这也不是我说的,你回去查查食品安全法。”

“如果是涉及保健品,我们将会做进一步监督和检查;如果涉嫌虚假宣传,要由工商部门依法做出处理;如果他的产品宣称有药用价值,有医疗行为,宣称能治病,则可能需要卫生监督部门做出处理。”天桥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执法人员给了记者不同的说法。

 养生狂热之下,只要敢说就有敢信的

耍耍嘴皮就成“养生大师”

记者 戚云雷

时下,不管是电视等公共媒体上还是微信等社交空间里,各种所谓专家的养生讲座和养生指南层出不穷。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养生的时代”。不管是“绿豆神医”张悟本,还是宣扬生吃泥鳅的“健康教母”马悦凌,养生大师跌下神坛的事端早已屡见不鲜,又缘何始终阻挡不了形形色色的养生大师各领一时风骚?究竟是什么,为前赴后继、层出不穷的养生大师们提供了温床?

专家太忙缺席,“砖家”粉墨登场

一个日渐被关注到的现象是,真正的专家没有时间或“不屑于”做养生科普,为虚假大师的流行提供了空间。有媒体就曾调查发现,有41%的受访者认为越来越多的人迷信所谓的养生大师,原因在于真正有权威的养生专家太少。与此对应的是,目前,我国对于“养生”这类与医疗擦边的行为尚无明确规定,正规医院“营养科”数量少,这就造成了真正权威专家在养生市场中的缺席。

业内人士表示,之所以缺少真正的中医养生专家,因为真正的专家很注重专业水平,追求行业内的精通、高深,不愿去做科普类的活动宣传,正是如此使得张悟本、李一之流的“养生大师”有空可钻。但梁江久表示,专家并不是“不愿意说”,而是没有时间。梁江久认为,不论大小病,患者都要去大医院,这样一来医生工作量很大,腾不出时间去科普养生知识。

在谈及前述泽某的手抹精油减肥法时,著名脉诊专家、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齐向华就表示,自己从医30年以来尚未听说过通过手部用药就能减肥的相关研究。“现在医疗保健市场非常混乱,你只要敢说,就有敢信的,普通消费者应该注意甄别。”齐向华教授的观点,恰恰点出了当下养生市场中的乱象所在。

传统中医养生被商业利益集团绑架

在医学人士看来,“养生热”的出现,与讲究“治未病”的中医热潮流息息相关。尤其是随着现代人物质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自己身体保健方面的要求越发提高。由于对身体健康越来越关注,养生保健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中国传统的中医养生理论也随之受到推崇。

省千佛山医院保健科主任医师梁江久在受访时就谈到,养生需求如此旺盛时,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着重大关系。生活好了,就会关注健康,但养生包括身体和心理两方面,只有两方面都做好了,才能真正达到身体健康、延年益寿的目的。

同时,在身体保健方面,尽管市场上有大量的保健品,但其成分和保健效果一直受人质疑,再加上价格较贵,很难长期坚持服用,而相比之下,中医养生比较贴近生活,中医又具有良好的传统,因而受到养生爱好者的热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些打着“中医观念”推广养生疗法的各色“养生大师”也就嗅到了商机。对于形形色色的养生疗法而言,与其说其倡导者推广的是一些养生观念,倒不如说是经营的一门生意。省千佛山医院保健科主任医师梁江久认为,这是传统的中医养生被商业利益集团绑架的结果。“只要有需求有利益存在,就会不断有新的‘养生大师’出现。”

同时,在养生“信仰”深入人心的大背景下,一些利益集团为博取高收视率,出于商业利益目的,随便找一个能说会道的就能上节目,即便没有真才实学,只要经过包装、营销,摇身一变就能变成“养生大师”。当传统的中医陷入了追求利润的商业运作,后果可想而知。经过媒体的炒作,张悟本这些“养生大师”和他们的“养生理论”火了,但他们的来历、学历以及理论的科学依据,则无太多人关心,大家只记得他们的养生理论:最好的医院是厨房,绿豆汤能治百病,生吃泥鳅可降肝火治疗等。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