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揭露玫琳凯内幕:“直销比传销还恐怖”!

2014-06-14 22:16:00网友投稿 浏览次数: 【字体:

    我的朋友辞职以后经过亲戚的介绍加入了玫琳凯,然后就成天打电话邀请我去参加聚会。我知道玫琳凯是搞直销的,心里有些顾虑,但是实在推不掉,就去参加了两次。参加聚会的都是女性,年轻的年纪大的都有。他们一起唱歌、讲成功的故事,聚会的气氛还是比较好,而且这些女孩子都打扮比较漂亮,化妆得体,他们的领导也很和蔼,感觉气氛挺不错的。

  因为我目前工作收入也不高,正在考虑自己做些事业,所以有点动心。不过,据说首次加入必须要自己买产品,还需要保持一定的销售业绩。不知道有没有网上的朋友有经验,完成每个月的销售有困难吗?自己的收益大概怎么样?

  玫琳凯,前年我朋友推荐我用了一阵,感觉产品还可以,但是加入进去了以后就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经常要自己贴钱来维持销售业绩。我做了几个月就退了,退出的时候那个态度简直跟要你加入的时候天壤之别。花了几千块,就当是个教训吧,劝你不要加入,用用产品还可以。

  当时就是在王府井的那一个。

  在上海i工作的那段时间,每次跟lp到南京路那一段,就有打扮得还算漂亮的玫琳凯推销员跑来跟我们说话,撺掇lp去沙龙。后来她参加了两次,回来说要先买2000多的产品才能加入,我一听觉得跟传销差不多,赶紧喊她不准去了。后来看网上,揭露的还不少,有人亏了10几万。

  你最好上网查一下,看其他人是咋个说的。

  玫琳凯 摸得到吃不到的苹果

  这不是我们所熟悉的行业-------上班工作,下班回家,按月拿工资.

  这里面都是女人,她们称自己所在的团队为家族,行业内部的人是姐妹,她们强调姐妹感情,强调互相帮助,强调仁爱,她们相互称呼“宝贝”或“亲爱的”。

  她们的组成人员都是女性,她们都希望成为优雅的女人。

  她们所在行业宣传,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别人的黄金法则;不求回报地帮助她人的乐施精神;信念第一,家庭第二,事业第三的生活优先次序。尊重人,崇尚爱是她们的管理方式和哲学。

  但就在短短几年内,她们竟得到了这样的回报:失掉了家人朋友,失去了朋友,倾家荡产,失去尊重,一些人轻生,对社会冷漠,还有一些生不如死。

  她们曾以直销人而骄傲,就在今年陆续成了直销中所谓“大浪淘金”剩下的“沙子”。她们要给我们将一段这几年发生的故事,对我们传统行业里的人来说,这个故事肯定是太不可思议了。

  故事 她们与玫琳凯的纷纷扰扰

  一:

  2002年,王辛大学毕业,在石家庄做医药代表,虽辛苦,但月均也有三四千的收入。2003年7月份的一天,王辛在省四院做业务,一个陌生女人与她搭话:“小姐!你的气质真好,长得也漂亮,如果皮肤再光亮一些就更好了。”

  同是女人,王辛一听,便来了兴趣。

  “其实你可以试试玫琳凯的化妆品,以前我的皮肤比你差,你看我现在的皮肤。我看你也二十大几了,再不注意保护就晚了。” 陌生女人继续说着。

  陌生人叫董月娥,她就是王辛的入门老师。

  “万元督导”的诱惑

  正是爱美的年龄,王辛真的用上了玫琳凯。

  几天后,王辛被约至玫琳凯听美容课,除了美容技巧之外,玫琳凯的产品,玫琳凯的企业文化……玫琳凯的所有都吸引着她,尤其是“万元督导”,更成为王辛无法拒绝的诱惑。

  所谓“万元督导”,就是加入玫琳凯后,努力升至“督导”级别即可拿到万元高薪。

  成功仿佛触手可及,玫琳凯彻底颠覆了王辛以前简单的、传统的生活。

  一个月后,王辛顺利加入,成为玫琳凯一名美容顾问。但在三个月后,她的入门老师董月娥便退出玫琳凯,并没有告诉王辛任何理由,王辛没有多想,按照规则,王辛就由老师的老师接手管理。从此,王辛开始拼命为上级老师、为自己创造业绩,向着“万元督导”梦努力。

  2004年3月20日,王辛结婚了,由于老家远离石家庄,她对回不回石家庄做玫琳凯事业有些犹豫,但老师几次打电话督促,“万元督导”的梦想使她抛开一切的回到石家庄。

  “你还有人性吗?”

  几个月的努力,王辛从基层美容顾问成长为资深美容顾问(带着1-2个基层美容顾问)、明星美容顾问(带着至少3个美容顾问)、红外套(带着至少5个美容顾问),队伍一步一步扩大,8月份王辛终于发展了12名美容顾问成为准督导,终于有资格申请督导。

  但申请督导要面临3个月的考核时间,而且团队连续3个月每月业绩至少达到15000,3个月的业绩达到60000才可能成为督导,每销售2元可以达到1个业绩,这就意味着3个月要销售120000元左右的产品。

  3个月过去了,千辛万苦还是仍达不到要求,显然对于王辛带的这个队伍来说,这个数目太高了。但6个月是期限,6个月后再达不到要求,就会取消考核资格。

  如此紧急的时刻,放弃就等于所有的努力白费,而且自己的梦想也成泡影,怎么办?只能用自己的钱来完成业绩量,他们内部叫做补单,但这是制度不允许的。

  而她的老师告诉他,必须冲督导,横竖也要冲,非但不管补单,而且教给王辛如何补单。

  想到督导的万元月薪,补!王辛没有犹豫。

  “没有钱补单怎么办,借!只要冲上督导,万元月收入,再多的债也还得清。” 王辛从未想过退路。

  能借得都借到了,婆婆身患癌症需要手术,仅有的2000元钱,王辛正在冲督导的关键时刻,逼着丈夫要钱,被逼急的丈夫在电话里喊:“你还有人性吗?”

  “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想了,脑子里只有冲督导。”王辛还是将这2000元逼了出来。

  冲督导的六个月,王辛就补了3万元,但一切远未结束,噩梦才刚刚开始。

  为“万元督导”欲罢不能

  万元月薪唾手可得,冲上督导让王辛异常兴奋。

  过了一个月,原以为轻轻松松一万到手的王辛才得知事情远没有那么容易,为保住督导资格,继续上升,必须在每两个月内至少一个月的业绩超过2万,而这一目标在冲击督导时就从未实现过。

得到万元月薪,经计算至少完成60000业绩(要卖120000元的产品)才能达到,万元月薪有着如此苛刻的条件,王辛一下子懵了,市场行情并不看好,但已经付出太多,和自己手下美容顾问讲课交流时,总是穿着光鲜,问起收入,每次回答吞吞吐吐,心里发虚,看到别的督导每天还是那么自信,王辛以为只是自己的能力不够,达不到要求。

  王辛好面子,而且制度严禁互相“倒垃圾”(说消极的话),所以她只能装作自信,成功的样子,而且只有这样才能稳住军心,只有这样,自己的付出才可能通过自己的美容顾问的业绩达成而挽回。

  业绩完不成怎么办?补单!而月月补单本已吃不消的王辛更加艰难。

  钱从哪里来?王辛的丈夫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大学同学、高中同学、甚至一面之识的人,他为此抛开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三五百也不放过。

  而他自己生活却极其艰苦,他曾一个星期花两块钱,记者惊讶于两元钱过一个星期的生活,王辛的丈夫介绍了自己的“经验”,周一至周日早上都不吃饭,周一至周五中午和晚上在公司凑合吃点工作餐,周六周日用1.2元钱买一斤面条,白水加盐煮了吃四顿,剩下8毛,给妻子王辛打两分钟的长途电话。

  而王辛的梳妆台上密密麻麻堆满了枚琳凯化妆品,加上彩装,价值5000元左右,而每年要用完2批,也就是一年要用掉10000元,直到如今,在王辛所住的简陋的出租屋内,梳妆台前是屋中最贵重的东西。

  “作为玫琳凯的美容顾问必须用玫琳凯的产品的,这是规定,不然怎么介绍产品。”

  但王辛万没有想到,她的姐妹们和她的情况一样,甚至更糟。

  “万元督导”到底拿多少?

  但“万元督导”到底有多少收入呢?

  王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督导的实际收入:以每月完成20000业绩计算,可从业绩中得到10%,也就是2000元的收入;还可从他的一类延伸(由自己直接推荐加入的美容顾问,一般为12个或12个以上)得到提成,提成量由美容顾问2500至8500的业绩中提取从4%到13%不等,这一部分一般为300到900元不等。这是督导的全部收入,即假如督导所带领的小组能够完成任务,督导可以拿到2300到3000元左右。

  督导的支出:每几个督导会租一处房子,用作搞培训、学习交流的场所,房租都由督导负担,每位督导负担房租1000元左右;作为激励美容顾问,“挑战” 活动的奖品,每月500元左右;雇一个账目清算,接电话的后勤工作的秘书,每月至少400到600元;通讯费用500元左右;自己所用玫琳凯产品,每年消费10000元左右;家族组织大型活动每月分摊50元;大量出差费用(王辛为了参加培训,曾去香港2次,杭州1次,2次上海,往返北京更加频繁)都由自己承担。平均下来月支出在3500元以上。

  而如果补单的话,每月亏损会达到万元以上。

  虽然制度严禁互相“倒垃圾”,但还是有人不堪重负流露出痕迹,得知别人的情况和自己相同,很多督导震惊了,原本以为就自己补单,仅仅是自己能力不够,而现在看来,大家都在用自己的钱苦苦撑着。“万元督导”原是一场梦。

  王辛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另欠外债将近10万。她几乎丢失所有的朋友,失去了家人的信任,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以后也不知该怎样面对社会。

  王辛说:“我以后再也不敢做梦了。”

  二:

  李肖是王辛最好的姐妹,她的情况比王辛更为严重,直到现在,李肖的丈夫仍不知家里买房子的钱已经被掏空,所有存单上的钱也早已精光。

  这儿每个人都是心理大师

  介绍李肖做玫琳凯的人是她的姑姑,李肖也曾在街上碰上好多玫琳凯的人推销,当时她对这种人还很烦,但出于对姑姑很信任,李肖放下了戒心。

  “反正也是用化妆品,就花2400元拿了一套用。”当时李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与玫琳凯扯上关系。

  李肖原是一家公司中层,但她不满足现在的生活,总想趁年轻干点事。

  买完化妆品,姑姑一次次催李肖到公司去参加美容会(每天一次),李肖捱不过面子,最终还是去了。

  李肖去参加沙龙会(教如何预约客人,一般每周六下午),觉得开会的人简直是一群疯子,又笑又哭,站在凳子上,讲经历,讲故事。李肖觉得她们精神上都有问题。

  姑姑的老师给李肖讲美容课,可是李肖觉得很无聊,于是换来这位老师的老师接着讲,这位老师是蓝外套级督导,像空姐一样优雅,她讲到一些人参加玫琳凯的故事,李肖听后很惊讶,老师看出这一点,就围绕这一点给李肖讲,“玫琳凯专门为女性设计的事业,只投入2400,没有赔,零风险。”慢慢的,李晓兰被吸引了。

  到李肖成为督导后也给别人讲课,才明白老师上课是要观察,抓心理,讲兴趣点,当初自己的兴趣点被老师抓住了。

  “这种课,很少有人能抵抗住,每个玫琳凯人都是心理大师。” 李肖说那么多人进玫琳凯,与她们讲课的煽动性有非常大的关系。

  陷进去易 想出来难

  李肖看到另一条投资赚钱之路,本不够退休年龄的李肖托关系迅速办了内退,把玫琳凯作为事业去作。

  第一步要保住美容顾问资格,三个月之内必须业绩达到2400,也就是要购买4800元的产品,李肖没有太多考虑,顺其自然加入后,开始邀约客人,约来第一个是自己单位的同事,当时李肖对成为万元督导深信不疑,没觉得在骗同事,而是觉得好事情应该大家分享。

  之后的道路在老师的安排下进行,老师让怎么样就怎么样,老师安排任务,大家互相鼓励,生活充实。

  白天上课,晚上与美容顾问沟通,没日没夜的干了几个月后,李肖晋级为红外套,家族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仪式,拍照、鲜花、鼓掌喝彩,李肖开始真正有了成就感,迫切需要别人承认的李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明星感觉。

  李肖的团队发展很快,有了12个美容顾问成为准经销商后,申请督导三个月考核,比王辛更为严重的是,李肖第一个月开始补,甚至借给自己的美容顾问钱去买产品,以达到业绩量。

  几个月的冲击督导过程,李肖家里买房子的钱,补进去将近8万。之后冲上督导像王辛一样,补单,此时已投入很多,没有退路,为保住好不容易才冲击到手的督导资格,月月补单,一年半的时间,买房子的20几万元,已消耗殆尽。

“当初石家庄出首席时,每月要出将近30个督导,看者都害怕。6个月100多个,哪有那么大的市场,几乎都在用自己的钱补。” 霍英直到现在才意识到,危机从那时就开始了。

  “那时的急功近利,虚假繁荣导致如今的局面,现在大批督导(经销商)支撑不下去了。”霍英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一无所知,所以一无所有

  霍英说家族制度不透明,内部杂志《喝彩》上都是一些大框架,美容顾问绝不会知道督导的事,督导不会知道首席的事。要是问起,她会告诉你,你知道了也理解不了,一层一层的封锁,给下面造了一个美好的万元梦想。

  “要是透明了,很多人也不会进来。” 霍英说得很干脆,“天天灌输万元督导,但从不说督导挣万元月薪的条件。”

  到达督导的人,都对实际情况大吃一惊。

  “当你知道时,你已经投入很多,想退也退不出来。”

  当初对实情的一无所知,导致如今一无所有。霍英说,如果知道,她可能还是会做,但绝不会这么盲目

  猛然醒来 终于明白真相

  据李肖说,石家庄玫琳凯在鼎盛时期曾有将近300名督导,而如今业绩完不成,用自己钱来补,已达到自身极限,督导纷纷落地,李肖拿出她们家族督导的合照,指给记者,这些督导大部分已经掉下来,目前只剩下100多人。

  交谈中,不少人告诉记者,虽然姐妹们都互相了解了一些情况,但要不是与记者交流,即使是好姐妹们一起“倒垃圾”,也不会透露真实的损失。

  解决问题 杯水车薪

  此时的李肖想到要联合起来,让家族给出一个解决办法,此时是5月下旬,李肖打电话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就联系了10位督导,到公司交涉。

  李肖告诉记者,之后首席和家族高层就分别找人谈话。首席找李肖谈了一下午,告诉李肖,范围越小越好解决。这时公司下来政策,买回一小部分的活,一些人的要求被满足,就撤出了,这个团体还剩下4个人。

  6月18日,华北区经理陪同总公司的法律顾问来了解情况,最后经理表示,会把她们的“眼泪和心声”带到总公司。几经周折,6月24日,公司下来政策,低于5折收回手中货品,但对赔偿损失的要求未予理睬。

  而李肖和王辛手中并无产品,赔偿损失的要求遭拒,意味着公司未给李肖和王辛任何实质的答复。她们一直与公司交涉问题,首席称此事是营销队伍出的问题,家族承担责任,此事在家族内解决。之后募捐,倡导大家捐钱来弥补一下损失。

  李肖觉得这个事情太荒唐了。

  就在6月25日,首席经销商还给李肖打来电话:“宝贝儿啊,你在哪呢?咱们好好谈谈。”

  “你要谈什么,你们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有事电话里说吧。”李肖对公司一直拖的态度很不满意。

  “亲爱的,要是不见面,咱们怎么才能商量解决办法呢?”

  ……

  最后,李肖觉得她不会有实质的办法,所以没有赴约。

  细算一下 你还会来吗

  几位掉下来的督导与记者一起模拟着算了一笔帐:

  石家庄的现有1万多名美容顾问,假设为1万人,如果每个人经过奋斗都成为督导,则每个人手下必须至少有12个位美容顾问,这样石家庄必须至少要有12万人成为美容顾问。按照她们的说法,每位督导的必须要有至少60000业绩,也就是卖掉120000元左右的产品,才有可能月薪万元,这就意味着石家庄每月要消费掉144亿元左右的玫琳凯化妆品才能保障督导们月薪万元的收入。

  而2005年统计的石家庄市总人口924万,女性433万,假设所有石家庄的女性,不分年龄,小到刚出生大到百岁都用玫琳凯的化妆品,则平均每人每月花费3326元。2005年石家庄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每年15239元,月平均1270元。

  整个河北有近2万人,只出了一个首席经销商,几位督导告诉记者,差不多要有近2万人才会出一个首席,如果发展下去,假设这两万人其中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有机会成为首席经销商,则要有1亿人都做玫琳凯,要有更多的人使用玫琳凯,而河北人口只有6800万。

  当然不会所有的美容顾问都会成长为督导,所有的督导都会成为首席,她可以永远作为美容顾问,或选择离开。

  王辛曾说过,她手下的美容顾问的成活率只有20%,但这也算成活率高的,也就是说,没有成活的80%的美容顾问都已离开,但她们至少买走2400元玫琳凯产品。

  其中的淘汰量十分惊人。

  但以前谁也没这么细算一下,李肖说,要是算过,我绝不会进来。

  6月26日下午,记者找到玫琳凯(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向石家庄分公司河北省省级营运经理聂淑涛,向她询问有关事宜,聂经理称首席不在,玫琳凯有明确的制度,肯定是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问到其他问题,聂经理称她不是了解最详细的人,她会找了解更详细的人与记者沟通此事,聂经理并未回答任何问题,

  提到何茗的事情,聂经理称何茗违反了公司制度,已被公司取消美容顾问资格,但记者从何茗出了解到,她失去美容顾问资格并不是因为违反规定受到公司的惩罚,而是公司规定的买回产品自动退出。

  记者又电话联系首席经销商张志彩女士,张女士很忙,没有时间。此事公司如何解决,不得而知。

  石家庄工商局公平交易处负责直销管理的毛水成介绍说,目前在中国只有雅芳一家公司拿到直销资格,玫琳凯属于转型期被允许以直销方式经营的几家公司之一。

  河北三平律师事物所的管林强律师表示,对于玫琳凯公司刻意强调督导月收入万元而回避收入来源的情况,只能说明玫琳凯公司存在在着一种误导,但公司的这种行为并不违反相关的法律。

  虽然公司和她们之间信息不对称,但是公司并没有义务告诉这些参与者这万元收入从何而来,而她们又都盲目的相信了公司给予的暗示,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出现。

  林强表示,虽然她们是因为补单导致自己有很大损失,但是公司在制度上规定了不允许补单,无论培训或者其他的时候,公司其他人员如何暗示,这都是她们自己事先违背了公司的规定,公司可以有充足的理由在法律上说明公司制度上没有问题。

  这等于是公司设计了一个套,但是她们都是自愿进去的,最多只能说公司在营运上存在不道德的现象。公司的制度对规避法律风险,这样出了问题,公司的法律风险就能降到最低。

管林强建议,在遇到这样的事的时候,应该仔细的考虑一下可行性,不要轻信别人的话,自己进行核实考察后再进行投资,这样才能规避相应的风险。在遭遇了这样的情况之后,也可以考虑向工商部门反映一下,走行政解决的办法试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