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2018-9-11 10:34: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印象中国”门口


反传销网9月11日发布:今天(9月10日),按照“印象中国”旅游一卡通负责人员的说法,其公司就要在新四板挂牌。

 

操盘 “138元购一张‘印象中国一卡通’,免费游国内3800余个景点” 疑似传销一事的这家“深圳前海新印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新印象”公司),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以代理考察身份,多次进入“印象中国”团队和公司办公地暗访,与其领导、多位会员接触,试图揭开这场骗局背后的图谋。

 

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目前外界所知“印象中国”团队级别最高的领导“奉总”。他称自己一手打造了“印象中国”的模式,最终的目标是到美国或中国香港上市。

 

据其介绍,公司的老板是一位姓郭的河南人,“两个耳朵垂到了肩膀,像如来佛”,“这样的人你跟他干放心”。

 

澎湃新闻记者提出希望见见郭老板,“奉总”表示,郭老板不会轻易见人,“至少‘市代’(市级代理)以上才能见”。

 

“奉总”称,项目上线不到两个月,自己已经培养了6个全国代理,最高的一天进账15万,到目前为止已经赚了92万。

 

对于外界的传销质疑,“奉总”强调,“印象中国”做的是旅游业,“利国利民”,有实体支撑,跟那些做“资金盘”的有本质不同。

 

看到澎湃新闻记者疑问不断,自称“奉总”下线的“杨总”面露不悦,“我看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你先不要做了。”

 

9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该公司注册地辖区派出所深圳市南山派出所,将掌握的情况和证据材料,提交给警方。派出所侦办三队一位接收材料的民警表示,他们将根据工商部门的调查情况,确定下一步的工作。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委员会官方网站的举报平台,将有关情况和证据材料提交成功。9月10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又向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告知举报情况,工作人员按照信息件编码查询后称,目前案件已到举报中心,下一步将分派给具体处室调查。

 

报出“上级”名字才能获准进入“公司”


到达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不起眼的两层办公楼。

 

这里是工商资料里登记的“前海新印象”公司的注册地址,具体为A栋201室。

 

工商资料还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原名为深圳前海星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股东为黄蓥、蔡钊桂,之前经营范围为室内装饰工程和园林绿化工程。

 

今年7月5日,公司更改为现在的名字,法人代表也变更为陈真,占股80%,新增股东董干,占股20%。公司经营范围变更为旅游项目投资、旅游管理策划、品牌策划、旅游商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

 

通过“天眼查”搜索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这一地址信息,显示相关企业有14万家以上。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注册地只有一间办公室,门口贴了数米长的法院传票


9月1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看到,A栋201室门已上锁,并未悬挂任何一家公司名字,倒是门口的墙壁上贴满了法院的传票和仲裁通知,足有数米长,都是针对在这里注册的各家公司的。

 

2015年,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挂牌以后,大批公司涌入,因为前海基础设施尚未完善,办公楼紧缺,深圳出台《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企业住所托管办法》,规定在前海尚不具备可实际经营的场所时,可以临时性入驻商务秘书机构进行托管。

 

包括“前海新印象”公司在内的大量同地址公司,均托管于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系统中,只显示这些公司的托管地址,即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但查询不到这些企业实际的办公地址。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位于前海的公司注册地,此处有14万余家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向保安询问“前海新印象”公司的去向,对方表示不知情,称除非有司法机构的证明,这里不提供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址。楼下一位保安称,经常有人员来这里寻找某公司,自称上当受骗。

 

在一张网络上流传的“印象中国”网站截图中,“前海新印象”公司的办公地址为深圳市罗湖区国贸大厦2601,该网站为挂靠形式存在,目前已无法打开。

 

澎湃新闻记者加入的“印象旅游 月赚百万”的微信群中,骨干人士“鑫哥”在应群员咨询公司地址时,也发出一个微信位置,显示为“深圳国际贸易中心大厦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南路3002”。

 

此前,澎湃新闻记者购买了数张实体“印象中国”旅行卡,通过快递单号检索,揽件发货地址确为深圳国贸大厦。

 

深圳国贸大厦是中国建成最早的综合性超高楼宇,系深圳地标之一。

 

9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以代理考察身份来到国贸大厦2601。

 

位于26层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8月23日发出的通知,称国贸的运营中心已远不能容纳接待各位“家人”(对加入者或有意加入者的称呼)的考察,新的运营中心正在选址中,“在选址没完成这段时间内,公司暂不接待考察。”

 

进去后门厅位置挂着“印象中国”四个红色大字,下面是一行深蓝色小字“深圳前海新印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印象中国”通知不接待拜访


来此考察需要“上级”推荐,澎湃新闻记者告知“上级”名字后,被获准进入内部。

 

“公司”现场:几十张凳子前摆着一张黑板


“前海新印象”公司这处办公室大约七八十平米,格局接近于两室一厅,内部陈设简陋。

 

客厅位置摆放着几十张凳子,一张白板供讲课使用。两间办公室一间为“财务室”,一间为“总经理室”,“财务室”一直无人进出。

 

客厅位置并无文件或电脑,两张置物架上空空荡荡,凌乱散落着公司开业贺卡,字迹和纸张都粗陋不堪。

 

客厅里两位女子正在兴奋地聊天,一位被称为“杨总”的男子,挺着肚腩兴致勃勃地在一块白板上,讲解着“印象中国”旅行卡模式的优势,一位约莫20多岁的男子耐心听着,不时点头称赞。

 

总经理室摆着一张黑色办公桌和一个文件柜,但文件柜内没有任何文件,也没有其他证书,靠门口是一张茶几和两个沙发。

 

被称为“奉总”的中年男子就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众人围坐四周。

 

总经理室内总共有四五个人,都是准备加入或已经加入的,“奉总”将他们称为“家人”。

 

“奉总”是目前外界所知“印象中国”团队级别最高的领导,他讲课的音频,通过喜马拉雅等平台,在多个微信群里传播。

 

他颇有福相,浅发背头,油光可鉴,上身着花格子短袖,腕戴金色手表,谈吐从容淡定。

 

一位据称从厦门过来的40多岁女子说,她看到该项目后立马辞职,目前已经小有成就。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也正欲“辞职专门做印象中国”时,被女子赞“有想法”,“现在实业都不好做,上班能挣几个钱?”

 

按照“奉总”的说法,“印象中国”的模式,是他一手打造的。他与老板是多年的朋友,老板非常信任他,日常接待工作都由他负责,他被称为“老板第一对接人”。

 

据他说,老板姓郭,河南人,1987年出生,信佛,“每个周末都要去放生”。不仅如此,老板长相慈善,“两个耳朵垂到了肩膀,像如来佛”,“这样的人你跟他干放心”。

 

澎湃新闻记者提出希望见见郭总,“奉总”表示,郭老板不会轻易见人,“至少‘市代’以上才能见”。

 

“市代”即市级代理,按照“印象中国”的模式,需要个人销售15张卡,团队销售2000张卡。

 

“奉总”湖南口音,自称湖南永州人,1978年出生。“奉总”自我介绍,他在2008年时做过旅游项目,港澳游热的时候,大赚一笔,后又在平安保险待过三年,发展团队到20多人,因他推销保险的时候,同时推销旅游产品,不被公司允许,遂辞职。

 

“奉总”说,在开发“印象中国”模式之前,他还做过“车智慧”和“秒赞纸巾”项目,他非常熟悉这两个项目的优势和缺陷,遂与“郭老板”策划,充分借鉴这两个项目的优势,设计出“印象中国”。

 

“奉总”在谈话中他自得的是,“印象中国”模式“被证明成功了”,且发展势头迅猛。

 

他称,从7月18日上线到目前不到两个月,已经发展到近300万会员,从数据上看,浙江、湖南和四川的人数最多。

 

“奉总”称,他在项目上线时给自己设立了目标,“10天日薪过千,15天日薪过五千,20天日薪过万”,实际中他提前完成了任务,目前他已经培养了6个全国代理,最高的一天进账15万,到目前为止已经赚了92万。

 

“杨总”称,自己是“奉总”的下级,加入“印象中国”才十几天,已经做到了县级代理,目前累计收入3万多。

 

他得意地向在场众人展示自己“印象中国”两个账号的收入。澎湃新闻记者看到, 9月5日,其中一个账号进账900多元,8月21日,该账号进账9300元,近期每天进账都在几百到几千不等。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奉总”(右)正在与会员交流


“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先不要做了”


谈话中,他们并不避讳外界对“印象中国”涉嫌传销的指控,且能娴熟拉出一套理由来应对和反驳。

 

澎湃新闻记者被“上线”拉入的一个“印象中国”群里,转发的一份音频“课堂”显示,某讲师让会员们一定要先给准备入会的人员“打预防针”,所谓“打预防针”,就是告诉他们网上的各种负面消息,包括其被指控为传销的信息,“这样他们心理就有个底了。”

 

然后再告诉这些“小白”,“阿里巴巴让融资的时候也有人说是传销”,有人还把一段刘强东的采访视频发出来,视频中,刘强东称,“你去看看京东早期的新闻,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负面的。”

 

不久前,刘强东在美国涉嫌强奸被媒体大量报道,但他们认为媒体都在造谣,禁止群里一切关于刘强东的负面消息,转发的人将会被踢出群。

 

“奉总”再次强调,“印象中国”做的是旅游业,“利国利民”,有实体支撑,跟那些做“资金盘”的传销有本质不同。

 

他表示,“印象中国”旅行卡之所以如此低廉,是因为公司希望前期引入流量,后期还将开发印象酒店等各种延伸产品.他让会员们相信公司的实力,“即使每张卡烧20元,以老板的实力可以支撑3年”。

 

他还以攻击别的项目来反证自己的可信度。“现在的各种平台太多了,99.9%都是骗人的。”他说,因为自己有技术团队,不少做虚拟币的“大佬”经常找过来,建议他们加入,都被自己拒绝了。

 

他为会员们画了一张近在咫尺的“大饼”,声称9月10日将挂牌“新四板”,最终的目标是到美国或中国香港上市。

 

如此美好的前景,似乎与眼前这间简陋、狭小、空荡的办公室不协调。

 

“奉总”和“杨总”都解释,这里只是一个运营中心,新的办公室在龙华客运站附近,“有一千多平米,正在装修”。届时,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将汇集到那里。

 

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提出,希望去新的办公点考察,均被拒绝,“装修好了会让你们来的。”

 

最后,“杨总”干脆说,“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连奉总都不知道。”

 

近期,包括携程旅行网、驴妈妈等平台和一些旅游景点,相继发出声明,否认与“印象中国”存在合作关系。

 

对此,“奉总”解释,因为很多人打电话到这些平台和景点去询问,“已经影响到人家工作了。”他表示,其他旅行网站和景点之所以辟谣,“道理是一样的,那么多人打过去人家要还要不要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有疑惑,为何宣传的3800个景点,实际景点不足1900个,而且很多都是不知名的小景点,有些景点甚至本身就是免费的。

 

未及“奉总”开口,前述从厦门赶来的女人抢先解释,“你知道我是怎么告诉会员的?我说这个卡就相当于一个导航专家,告诉你哪里可以玩,免费的你可以去,不免费的我们给你免费。”

 

“奉总”听了表示赞赏,拍手补充道,因为小景点需要宣传,所以才能合作,大景点客流量已经很多了,“当你平台小的时候,你就是孙子,做大了就是爷。”他说,等有了更多会员,大景点自然会同意合作。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依然有疑虑,从预约和取票信息看,进入景区依靠的并非“印象中国”旅行卡,而是公司直接从网上购买的门票,再将门票信息发到印象中国手机应用上。这是否意味着公司自己花钱购票,该模式是否可以持续?

 

“奉总”突然有点紧张,一再强调,“确实是免费的”,公司并没有出钱。

 

“杨总”则面露不悦,“我看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你先不要做了。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杨总”在给会员们上课


“大多数项目活不过3个月”


在现场的人中,“奉总”和“杨总”拥有极高权威,他们对项目的分析和规划获得绝大多数人附和。

 

澎湃新闻记者以技术人员身份成为会员,并表示准备辞职专门代理“印象中国”时,众人都表示赞成,并极力鼓动。

 

澎湃新闻连续两日到这里考察,只有一位名叫洪浩(化名)的男子,是唯一一位对该项目提出质疑的人。“你别光听他们说的,还是要自己考察一段时间。”他偷偷提醒澎湃新闻记者。

 

洪浩(化名)戴着一副眼镜,说话井井有条,他自称“做项目”已有十年。2002年来到深圳后,他卖过早餐、做过“二房东”、当过编外城管,最终发现“搞实业不赚钱”。2008年左右,他进入“资金盘”,十年摸爬滚打,悟出了一些经验。

 

前些年火爆的各种“金融项目”,从 “资金盘”到“善心汇”,从虚拟币到区块链,他都熟悉。在洪浩的经验中,鉴别一个投资项目的真假,三个月是一个重要考察期,绝大数圈钱项目,寿命超不过三个月。他考察项目时,三个月内不会出手。

 

一位“金融圈”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类项目主要集中在深圳罗湖片区,尤以国贸、地王和京基三个写字楼最多。这三栋写字楼是深圳的重要地标,“外人一听高上大,就容易相信。”

 

因为“项目”寿命短,许多公司宁愿出高价签订三个月合同,也不愿以低价一年一签。“公司三个月倒闭,老板跑路,最多就多付一个月押金。”这位人士说。

 

澎湃新闻记者探访过距离国贸数百米的某区块链公司,与“印象中国”的办公室相比,这间办公室装修豪华,地毯柔软,办公桌椅全是实木。但与“印象中国”办公室“气场”相同的是:房间里都有一张大茶几供人喝茶“洽谈项目”,但都没有办公电脑和纸质文件。

 

大量“金融公司”的出现,孕育了大批像洪浩一样“做项目”的人。澎湃新闻记者与多位会员交流发现,他们不少人无正式工作,常年游荡在罗湖区附近,打探各种消息,依靠“做项目”为生。

 

这些人并不关心项目的模式和是否可持续,而是在将信将疑的状态下,抱着“捞一把就走”的暴富心态加入。尝到甜头的会员们,又会创造自己的话术去推广拉人,绵绵不绝。

 

“实业不好做”、“好项目难找”,是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术,然后便开始推销他们自己手上的项目。

 

洪浩曾是“善心汇”的成员,2017年,“善心汇”头目张天明被抓,他还曾去 “上访”。

 

“善心汇”事件后,洪浩又买到了一条重要经验:服务器在国内的项目不投。

 

洪浩目前手上有三四个项目,据他说都是经过自己认真考察的。他自称是个善良人,不靠谱的项目,不会轻易推荐项目给别人,但也有失手的时候。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某种虚拟币,称该项目由著名投资人沈南鹏支持,服务器在新加坡,预计12月就会上交易所,第一波入手的人大有机会。

 

但澎湃新闻检索公开信息,未找到沈南鹏与该币有关的报道,几篇与该币有关的消息,从行文风格来看似为软文。

 

洪浩目前正在考察“印象中国”项目,为此他专门购买一张旅游卡,预约了一处深圳附近的景点,实测是否可以进入游玩。获得验证后,他又发现预约程序存在疑点,“可能是公司自己买的票,直接发给我们取票码。”

 

洪浩还注意到,“印象中国”才两个多月,就遭到大量举报投诉,且该公司的服务器在国内,他预感该公司不会存活太久。

 

9月8日早上,洪浩匆匆提醒澎湃新闻记者:“把账户里能提出来的钱,赶紧提出来。”

 

  •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 总编辑:凌云

  •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印象中国”门口


反传销网9月11日发布:今天(9月10日),按照“印象中国”旅游一卡通负责人员的说法,其公司就要在新四板挂牌。

 

操盘 “138元购一张‘印象中国一卡通’,免费游国内3800余个景点” 疑似传销一事的这家“深圳前海新印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新印象”公司),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以代理考察身份,多次进入“印象中国”团队和公司办公地暗访,与其领导、多位会员接触,试图揭开这场骗局背后的图谋。

 

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目前外界所知“印象中国”团队级别最高的领导“奉总”。他称自己一手打造了“印象中国”的模式,最终的目标是到美国或中国香港上市。

 

据其介绍,公司的老板是一位姓郭的河南人,“两个耳朵垂到了肩膀,像如来佛”,“这样的人你跟他干放心”。

 

澎湃新闻记者提出希望见见郭老板,“奉总”表示,郭老板不会轻易见人,“至少‘市代’(市级代理)以上才能见”。

 

“奉总”称,项目上线不到两个月,自己已经培养了6个全国代理,最高的一天进账15万,到目前为止已经赚了92万。

 

对于外界的传销质疑,“奉总”强调,“印象中国”做的是旅游业,“利国利民”,有实体支撑,跟那些做“资金盘”的有本质不同。

 

看到澎湃新闻记者疑问不断,自称“奉总”下线的“杨总”面露不悦,“我看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你先不要做了。”

 

9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该公司注册地辖区派出所深圳市南山派出所,将掌握的情况和证据材料,提交给警方。派出所侦办三队一位接收材料的民警表示,他们将根据工商部门的调查情况,确定下一步的工作。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委员会官方网站的举报平台,将有关情况和证据材料提交成功。9月10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又向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告知举报情况,工作人员按照信息件编码查询后称,目前案件已到举报中心,下一步将分派给具体处室调查。

 

报出“上级”名字才能获准进入“公司”


到达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不起眼的两层办公楼。

 

这里是工商资料里登记的“前海新印象”公司的注册地址,具体为A栋201室。

 

工商资料还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原名为深圳前海星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股东为黄蓥、蔡钊桂,之前经营范围为室内装饰工程和园林绿化工程。

 

今年7月5日,公司更改为现在的名字,法人代表也变更为陈真,占股80%,新增股东董干,占股20%。公司经营范围变更为旅游项目投资、旅游管理策划、品牌策划、旅游商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

 

通过“天眼查”搜索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这一地址信息,显示相关企业有14万家以上。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注册地只有一间办公室,门口贴了数米长的法院传票


9月1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看到,A栋201室门已上锁,并未悬挂任何一家公司名字,倒是门口的墙壁上贴满了法院的传票和仲裁通知,足有数米长,都是针对在这里注册的各家公司的。

 

2015年,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挂牌以后,大批公司涌入,因为前海基础设施尚未完善,办公楼紧缺,深圳出台《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企业住所托管办法》,规定在前海尚不具备可实际经营的场所时,可以临时性入驻商务秘书机构进行托管。

 

包括“前海新印象”公司在内的大量同地址公司,均托管于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系统中,只显示这些公司的托管地址,即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但查询不到这些企业实际的办公地址。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位于前海的公司注册地,此处有14万余家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向保安询问“前海新印象”公司的去向,对方表示不知情,称除非有司法机构的证明,这里不提供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址。楼下一位保安称,经常有人员来这里寻找某公司,自称上当受骗。

 

在一张网络上流传的“印象中国”网站截图中,“前海新印象”公司的办公地址为深圳市罗湖区国贸大厦2601,该网站为挂靠形式存在,目前已无法打开。

 

澎湃新闻记者加入的“印象旅游 月赚百万”的微信群中,骨干人士“鑫哥”在应群员咨询公司地址时,也发出一个微信位置,显示为“深圳国际贸易中心大厦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南路3002”。

 

此前,澎湃新闻记者购买了数张实体“印象中国”旅行卡,通过快递单号检索,揽件发货地址确为深圳国贸大厦。

 

深圳国贸大厦是中国建成最早的综合性超高楼宇,系深圳地标之一。

 

9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以代理考察身份来到国贸大厦2601。

 

位于26层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8月23日发出的通知,称国贸的运营中心已远不能容纳接待各位“家人”(对加入者或有意加入者的称呼)的考察,新的运营中心正在选址中,“在选址没完成这段时间内,公司暂不接待考察。”

 

进去后门厅位置挂着“印象中国”四个红色大字,下面是一行深蓝色小字“深圳前海新印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印象中国”通知不接待拜访


来此考察需要“上级”推荐,澎湃新闻记者告知“上级”名字后,被获准进入内部。

 

“公司”现场:几十张凳子前摆着一张黑板


“前海新印象”公司这处办公室大约七八十平米,格局接近于两室一厅,内部陈设简陋。

 

客厅位置摆放着几十张凳子,一张白板供讲课使用。两间办公室一间为“财务室”,一间为“总经理室”,“财务室”一直无人进出。

 

客厅位置并无文件或电脑,两张置物架上空空荡荡,凌乱散落着公司开业贺卡,字迹和纸张都粗陋不堪。

 

客厅里两位女子正在兴奋地聊天,一位被称为“杨总”的男子,挺着肚腩兴致勃勃地在一块白板上,讲解着“印象中国”旅行卡模式的优势,一位约莫20多岁的男子耐心听着,不时点头称赞。

 

总经理室摆着一张黑色办公桌和一个文件柜,但文件柜内没有任何文件,也没有其他证书,靠门口是一张茶几和两个沙发。

 

被称为“奉总”的中年男子就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众人围坐四周。

 

总经理室内总共有四五个人,都是准备加入或已经加入的,“奉总”将他们称为“家人”。

 

“奉总”是目前外界所知“印象中国”团队级别最高的领导,他讲课的音频,通过喜马拉雅等平台,在多个微信群里传播。

 

他颇有福相,浅发背头,油光可鉴,上身着花格子短袖,腕戴金色手表,谈吐从容淡定。

 

一位据称从厦门过来的40多岁女子说,她看到该项目后立马辞职,目前已经小有成就。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也正欲“辞职专门做印象中国”时,被女子赞“有想法”,“现在实业都不好做,上班能挣几个钱?”

 

按照“奉总”的说法,“印象中国”的模式,是他一手打造的。他与老板是多年的朋友,老板非常信任他,日常接待工作都由他负责,他被称为“老板第一对接人”。

 

据他说,老板姓郭,河南人,1987年出生,信佛,“每个周末都要去放生”。不仅如此,老板长相慈善,“两个耳朵垂到了肩膀,像如来佛”,“这样的人你跟他干放心”。

 

澎湃新闻记者提出希望见见郭总,“奉总”表示,郭老板不会轻易见人,“至少‘市代’以上才能见”。

 

“市代”即市级代理,按照“印象中国”的模式,需要个人销售15张卡,团队销售2000张卡。

 

“奉总”湖南口音,自称湖南永州人,1978年出生。“奉总”自我介绍,他在2008年时做过旅游项目,港澳游热的时候,大赚一笔,后又在平安保险待过三年,发展团队到20多人,因他推销保险的时候,同时推销旅游产品,不被公司允许,遂辞职。

 

“奉总”说,在开发“印象中国”模式之前,他还做过“车智慧”和“秒赞纸巾”项目,他非常熟悉这两个项目的优势和缺陷,遂与“郭老板”策划,充分借鉴这两个项目的优势,设计出“印象中国”。

 

“奉总”在谈话中他自得的是,“印象中国”模式“被证明成功了”,且发展势头迅猛。

 

他称,从7月18日上线到目前不到两个月,已经发展到近300万会员,从数据上看,浙江、湖南和四川的人数最多。

 

“奉总”称,他在项目上线时给自己设立了目标,“10天日薪过千,15天日薪过五千,20天日薪过万”,实际中他提前完成了任务,目前他已经培养了6个全国代理,最高的一天进账15万,到目前为止已经赚了92万。

 

“杨总”称,自己是“奉总”的下级,加入“印象中国”才十几天,已经做到了县级代理,目前累计收入3万多。

 

他得意地向在场众人展示自己“印象中国”两个账号的收入。澎湃新闻记者看到, 9月5日,其中一个账号进账900多元,8月21日,该账号进账9300元,近期每天进账都在几百到几千不等。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奉总”(右)正在与会员交流


“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先不要做了”


谈话中,他们并不避讳外界对“印象中国”涉嫌传销的指控,且能娴熟拉出一套理由来应对和反驳。

 

澎湃新闻记者被“上线”拉入的一个“印象中国”群里,转发的一份音频“课堂”显示,某讲师让会员们一定要先给准备入会的人员“打预防针”,所谓“打预防针”,就是告诉他们网上的各种负面消息,包括其被指控为传销的信息,“这样他们心理就有个底了。”

 

然后再告诉这些“小白”,“阿里巴巴让融资的时候也有人说是传销”,有人还把一段刘强东的采访视频发出来,视频中,刘强东称,“你去看看京东早期的新闻,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负面的。”

 

不久前,刘强东在美国涉嫌强奸被媒体大量报道,但他们认为媒体都在造谣,禁止群里一切关于刘强东的负面消息,转发的人将会被踢出群。

 

“奉总”再次强调,“印象中国”做的是旅游业,“利国利民”,有实体支撑,跟那些做“资金盘”的传销有本质不同。

 

他表示,“印象中国”旅行卡之所以如此低廉,是因为公司希望前期引入流量,后期还将开发印象酒店等各种延伸产品.他让会员们相信公司的实力,“即使每张卡烧20元,以老板的实力可以支撑3年”。

 

他还以攻击别的项目来反证自己的可信度。“现在的各种平台太多了,99.9%都是骗人的。”他说,因为自己有技术团队,不少做虚拟币的“大佬”经常找过来,建议他们加入,都被自己拒绝了。

 

他为会员们画了一张近在咫尺的“大饼”,声称9月10日将挂牌“新四板”,最终的目标是到美国或中国香港上市。

 

如此美好的前景,似乎与眼前这间简陋、狭小、空荡的办公室不协调。

 

“奉总”和“杨总”都解释,这里只是一个运营中心,新的办公室在龙华客运站附近,“有一千多平米,正在装修”。届时,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将汇集到那里。

 

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提出,希望去新的办公点考察,均被拒绝,“装修好了会让你们来的。”

 

最后,“杨总”干脆说,“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连奉总都不知道。”

 

近期,包括携程旅行网、驴妈妈等平台和一些旅游景点,相继发出声明,否认与“印象中国”存在合作关系。

 

对此,“奉总”解释,因为很多人打电话到这些平台和景点去询问,“已经影响到人家工作了。”他表示,其他旅行网站和景点之所以辟谣,“道理是一样的,那么多人打过去人家要还要不要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有疑惑,为何宣传的3800个景点,实际景点不足1900个,而且很多都是不知名的小景点,有些景点甚至本身就是免费的。

 

未及“奉总”开口,前述从厦门赶来的女人抢先解释,“你知道我是怎么告诉会员的?我说这个卡就相当于一个导航专家,告诉你哪里可以玩,免费的你可以去,不免费的我们给你免费。”

 

“奉总”听了表示赞赏,拍手补充道,因为小景点需要宣传,所以才能合作,大景点客流量已经很多了,“当你平台小的时候,你就是孙子,做大了就是爷。”他说,等有了更多会员,大景点自然会同意合作。

 

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依然有疑虑,从预约和取票信息看,进入景区依靠的并非“印象中国”旅行卡,而是公司直接从网上购买的门票,再将门票信息发到印象中国手机应用上。这是否意味着公司自己花钱购票,该模式是否可以持续?

 

“奉总”突然有点紧张,一再强调,“确实是免费的”,公司并没有出钱。

 

“杨总”则面露不悦,“我看你还有好多问题,要么你先不要做了。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杨总”在给会员们上课


“大多数项目活不过3个月”


在现场的人中,“奉总”和“杨总”拥有极高权威,他们对项目的分析和规划获得绝大多数人附和。

 

澎湃新闻记者以技术人员身份成为会员,并表示准备辞职专门代理“印象中国”时,众人都表示赞成,并极力鼓动。

 

澎湃新闻连续两日到这里考察,只有一位名叫洪浩(化名)的男子,是唯一一位对该项目提出质疑的人。“你别光听他们说的,还是要自己考察一段时间。”他偷偷提醒澎湃新闻记者。

 

洪浩(化名)戴着一副眼镜,说话井井有条,他自称“做项目”已有十年。2002年来到深圳后,他卖过早餐、做过“二房东”、当过编外城管,最终发现“搞实业不赚钱”。2008年左右,他进入“资金盘”,十年摸爬滚打,悟出了一些经验。

 

前些年火爆的各种“金融项目”,从 “资金盘”到“善心汇”,从虚拟币到区块链,他都熟悉。在洪浩的经验中,鉴别一个投资项目的真假,三个月是一个重要考察期,绝大数圈钱项目,寿命超不过三个月。他考察项目时,三个月内不会出手。

 

一位“金融圈”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类项目主要集中在深圳罗湖片区,尤以国贸、地王和京基三个写字楼最多。这三栋写字楼是深圳的重要地标,“外人一听高上大,就容易相信。”

 

因为“项目”寿命短,许多公司宁愿出高价签订三个月合同,也不愿以低价一年一签。“公司三个月倒闭,老板跑路,最多就多付一个月押金。”这位人士说。

 

澎湃新闻记者探访过距离国贸数百米的某区块链公司,与“印象中国”的办公室相比,这间办公室装修豪华,地毯柔软,办公桌椅全是实木。但与“印象中国”办公室“气场”相同的是:房间里都有一张大茶几供人喝茶“洽谈项目”,但都没有办公电脑和纸质文件。

 

大量“金融公司”的出现,孕育了大批像洪浩一样“做项目”的人。澎湃新闻记者与多位会员交流发现,他们不少人无正式工作,常年游荡在罗湖区附近,打探各种消息,依靠“做项目”为生。

 

这些人并不关心项目的模式和是否可持续,而是在将信将疑的状态下,抱着“捞一把就走”的暴富心态加入。尝到甜头的会员们,又会创造自己的话术去推广拉人,绵绵不绝。

 

“实业不好做”、“好项目难找”,是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术,然后便开始推销他们自己手上的项目。

 

洪浩曾是“善心汇”的成员,2017年,“善心汇”头目张天明被抓,他还曾去 “上访”。

 

“善心汇”事件后,洪浩又买到了一条重要经验:服务器在国内的项目不投。

 

洪浩目前手上有三四个项目,据他说都是经过自己认真考察的。他自称是个善良人,不靠谱的项目,不会轻易推荐项目给别人,但也有失手的时候。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某种虚拟币,称该项目由著名投资人沈南鹏支持,服务器在新加坡,预计12月就会上交易所,第一波入手的人大有机会。

 

但澎湃新闻检索公开信息,未找到沈南鹏与该币有关的报道,几篇与该币有关的消息,从行文风格来看似为软文。

 

洪浩目前正在考察“印象中国”项目,为此他专门购买一张旅游卡,预约了一处深圳附近的景点,实测是否可以进入游玩。获得验证后,他又发现预约程序存在疑点,“可能是公司自己买的票,直接发给我们取票码。”

 

洪浩还注意到,“印象中国”才两个多月,就遭到大量举报投诉,且该公司的服务器在国内,他预感该公司不会存活太久。

 

9月8日早上,洪浩匆匆提醒澎湃新闻记者:“把账户里能提出来的钱,赶紧提出来。”

 

  •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 总编辑:凌云

  • 【追踪】暗访“印象旅游”骗局公司:称老板像如来佛,彼此叫“家人”

  •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